竹兰和周书仁互看一眼,他们两人私下还谈呢,以为昨个钱家就会来,没成想没来,又一想钱家要调查周家估计等些日子了,今个人就登门了。

今个登门一定是查清楚了,看来,这个钱管事有自己的本事打探消息,才一天时间就打听清楚了!

商贾家的管事,没少交三六九等呢,可比官家的管事交的人杂!

周老大从前院先回来报信的,周老二在迎人进来。

周家的宅子不大,前院到后院也没几步,周老大话音落下,竹兰就听到了交谈的声音,这是到后院了。

周老大忙转过身去打开帘子,还不到三月的天依旧很冷,周家的帘子一直挂着的。

帘子打开周老二前面走着的就是钱管家了,模样五十多岁,钱管家身边的妇人头上有了白发,明明和竹兰差不多的年纪,却比竹兰苍老的多,这是方氏了。

最后面跟着两个拎礼物的,三十多岁的应该是钱管家的大儿子,还有个十岁左右的男孩,应该是孙子了。

竹兰心想,带来的男孩应该是读书的,否则应该带长孙才对。

周书仁起身道:“钱老爷子快请坐。”

钱老爷子没听到亲家的称呼不意外,他查清楚了,周家是耕读人家,周家的儿子两个读书的,已经过了县试,还有个是童养夫,周家也供读着,加上孙子,一门的读书人真不少,周秀才要是中举,周家就是书香门第了。

读书人有读书人的傲气,士农工商,虽然他未曾经商,可当过奴,还是给商贾家当奴,哪怕成了农户,依旧被人看不起的,周秀才对他算是客气了,至少脸上没露出鄙夷。

清纯软萌和服少女

何况周家和官家有姻亲,周秀才又与赵家有交往,傲气是应该的,能调查清楚钱家后,还让儿子带赵氏去认亲,又拿出重礼认亲,周家是厚道人家,厚道好啊,也好算计。

只是看着坐在主位上的周秀才,他都五十多了,随着商贾什么人都见过,上到官家大人,下到地痞流氓,一打眼就知道,周家不好糊弄,厚道是厚道不好算计。

再看在钱家的时候,面上一直憨憨的便宜女婿,此时有礼有节,面上的表情就没变过,得了,心里都有数了,什么傻女婿啊,人家就是故意顺着他问的话说的,不说出来怎么震慑钱家。

今个来的目的,看样子没戏了!

终日算计,今个落空了,也是,真要是光憨厚没本事,怎么能和赵家有交往,还能送未来女婿和孙子去书院!

竹兰迎着方氏进里屋,相比较大厅的安静,她对方氏就亲热多了,亲手扶着方氏的手坐下,“亲家母,我早就想见见你,只是一直没机会,今个总算是见面了。”

方氏见女儿婆婆眼神真切,并不是需的,心尖放松了,女儿没说谎,婆婆对她真的不错,“昨个就想来的,只是有事耽搁了,今个特意登门不仅是认门,也是亲自上门感谢亲家母对赵氏的爱护,这些年多亏亲家母了。”

话音落,方氏就要行礼,竹兰忙拉住,按着方氏坐下,“赵氏进了我周家门就是我周家人,我护着是应该的,亲家母无需感谢。”

方氏是真的感激,刚开始她见到闺女毁容了,高兴闺女保护住了自己,又伤心哪个女子不爱美,还好私下里告诉她是画的,也从闺女的嘴里知道,闺女的婆家都是好人,尤其是闺女的婆婆,做的每一件事都让她万分感激。

闺女的命比她好,比她有福气,她就高兴了,只是还想亲自登门见见,方能心安。

竹兰坐在方氏身边,拿起炕桌上的茶壶,“茶刚泡上没多久,亲家母一路过来口渴了吧,喝杯热茶顺便暖暖身子。”

方氏双手接过茶杯,心里更加的安了,亲家母没嫌弃她卖身,再嫁,语气里都是感激:“谢谢。”

竹兰心知,这声谢谢包涵太多了,谢谢她的太多,谢谢她对赵氏的呵护,谢谢承认她亲手倒茶。

她现在已经猜到方氏昨个为何没来了,钱家打听是一方面,还有方氏没有出门子的衣服,瞧着衣服不是现做的,那就是在城里成衣铺子现买的。

再看方氏的首饰,低调却值钱,竹兰心想,钱家是真有钱,不提现银,就是首饰古董字画都卖了,就是一大笔的银钱了,云家可真是养肥了钱管事这个大老鼠了,唔,好像大户人家的管家都有银钱。

方氏被看得有些不自在,“亲家母,可是觉得我哪里不妥?”

不能啊,她知道自己能带什么,能穿什么,不会出错的。

竹兰笑着,“我就是瞧着,赵氏像亲家母的地方并不太多。”

方氏嘴角涩然,“她更像她爹多一些,这丫头太会长了,专挑好的长。”

她本来长的就好,加上相公也是十里八村有名的俊后生,闺女又挑好的长,才长了一副害己的模样,还好闺女有福气。

竹兰见方氏还没走出过去,心里感慨,女人特别愿意去回忆,痛苦也好甜蜜也好,永远不会忘记的,赵氏正好进屋子了。

赵氏来的如此慢,也是为了把伤口画上,赵氏进来见到娘激动的道:“娘。”

方氏眼睛红红的,她真没想到,还能有机会见到闺女,目光落在赵氏怀里的孩子上,“这是明瑞?”

赵氏将儿子递给娘,“虚岁三岁了,瞧瞧多壮实。”

儿子生日晚,再年岁上有些吃亏。

竹兰没见到玉霜,这是赵氏不打算让人见玉霜了,至少周书仁没中举前不准备让人见了,钱家打听也只会打听周家的男人,女人不会过多关注的,古代男子的通病,潜意识里忽略女人。

赵氏介绍明瑞是大儿子也没毛病,的确是二房的长子。

方氏抱紧了孩子,“好,好。”

方氏见到孩子才想起来,她给孩子带了礼物,从荷包里拿出一个金锁,一对金手镯,“你说不提玉霜,我就拿了一套过来,金锁给明瑞,手镯给玉霜。”

她现在不是以前空有名头的钱家太太,闺女认亲后,老爷子说了为何不帮她和孩子,也没对她说谎,就是因为她没价值,她是绵软心里却一直明白,正因为老爷子说了实话,她清楚,日后老爷子是真的会好好对她,也给了她银票让她花,想到这里。

方氏忙从荷包里拿出两张银票子,“这是娘给你补得嫁妆。”

赵氏有点发傻,两张一百两的银票子啊,“娘,哪里来的银钱?”

方氏塞给闺女,“放心拿着,钱生宝给了我,还让我自己用,一口气给我三百两,这是支持我偷偷给你的,快拿着,这钱对钱家真不算什么,钱家表面看着没多少家底,家底厚着呢。”

方氏顿了下继续道:“娘虽然不知道具体多少,可也嫁给你叔几年了,面上的心里有数,面上不算古董字画,银票子万两打不住,你叔会藏东西,一定藏了不少,这也是钱家几个儿子和儿媳妇为何磋磨我和你弟弟的原因,还不是怕你弟弟是老儿子,分了大部分家产。”

竹兰,“…….”

方氏是不是也太信任她了,竟然当着她面说!

六点半左右还有更新,这几天尽量保证九千字的更新,欠的会慢慢还~~求月票~~

(本章完)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