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妻锦流能感觉到包裹住自己身体的内甲就像是存在着某种生命一样不断地蠕动,也正是这种古怪类似生物的物质将自己的身体肌肉和更外层的外骨骼装甲连接在一起,这古怪的生物质仿佛与肌肉纹路和神经电流沟通了一般,举手投足间就好像这盔甲就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仿佛根本不存在一样贴合……当然,如果没有那仿佛身骨头都要碎掉的剧烈疼痛就更好了。

“这就是‘超能力者’的感觉吗?”

身材高大的蜷发男子攥紧自己的拳头,他能够感受到自己身体现在所存在的力量,并且用来操纵‘战士’装甲的电脑也同时将自身讯息和本身所携带的‘dii警备员’配置机械铠武装系统传送到黑妻眼前的显示屏幕上。

“虽然还有些差距,但是在‘这样的怪物’面前已经勉强拥有自保的实力了。”

看到黑妻锦流的面部被赤红色的面罩完封闭,已经明白自己无法阻止这件事情的上条当麻还是禁不住叹了口气,当然,上条当麻心理其实也很清楚自己不顾身体条件强行使用‘战士’盔甲的后果,说到底他还是很承这个看上去像是不良少年的家伙一次人情。

“这种制式装备只是用来应急使用的,所以它本身的防御金属非常薄弱,所以尽可能要避免被直接攻击。”上条当麻知道自己现在还不能休息,他用最快的速度告知了眼前这个高大不良少年关于使用‘战士’所要尽可能避免的失误。

“而且它的内甲是一种特殊的生物细胞,为了防止骑士细胞对人体造成损害,一旦内甲损坏程度超过百分之四十,在其苏醒繁殖之前装甲电脑就会通过特殊电流直接杀死所有细胞活性,因此必须注意,一旦它损伤超过百分之四十,这套装备就失效了……咳咳。”

火雾弥漫,灼热的硫磺味道刺激着上条当麻的口鼻,黑妻锦流见状,赶紧蹲下身子,从‘后方之水’身上拔下来一件白色衬衫,以‘战士’的力量就像是撕纸片一样轻松给撕成模样还算方正的两块白色布条,一条给还在因为呼吸道受刺激而不断咳嗽的刺猬头少年系在脑后,另一半稍微犹豫了下,还是盖在了躺倒在地生死不知的‘后方之水’脸上。

整的挺像是给尸体盖面的盖尸布……

黑妻心想着,这也算是报被这家伙强行从废弃研究所赶出去的一箭之仇了。

轰隆!

脚下稍微发力,黑妻就发现自己的身体以一种难以适应的超高速瞬间跨越了数十米,这让习惯了柔道套路的大蜘蛛首领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什么招式了套路都没有施展,而是径直撞向了正在与雷蒂丽·达古露萝德通过‘塔罗牌·力量’争夺魔力控制的高傲红色少年。

粉系女孩绽开最芬香味道

“没想到身为‘仙人’的你,居然会把希望寄托在一个普通人身上,可笑。”右方之火紧盯着面前那个头刚刚赶得上自己胸口处的金发少女,言语里虽没有用什么高傲自满的字眼,不过讥讽的意味自然也是少不了的。

雷蒂丽并不会在乎右方之火对自己是个什么看法,她虽然是第三阶的‘仙人’,但是因为‘仙骨’和‘仙识’并没有采用什么特殊的魔法材料和宇宙力量来锻造,因此她所凝结的‘仙人之身’其实并不适合正面战斗,也就是因为‘占星魔法’比较诡异罢了,否则当初只相当于第二阶层次的‘克拉蒂儿斗神’和‘裂神者—神裂火炽’又如何能正面击败她。

以己之短攻彼之长,那是典型的蠢货行为。

“可是他要成功了不是吗?”

雷蒂丽娇俏的小脸扬起阳光般的笑容,对于手中‘力量’牌的魔力灌注也霎时间提高了数倍,强横的魔力脱离仙人躯体,一时间整张塔罗牌就像是破碎的玻璃一样瞬间炸开,通过牌组连接在一起的右方之火也因为大量的仙人魔力灌入身体导致暂时无法行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个红色的钢铁人像一头狗熊一样正面撞在了自己的怀里。

被狗熊撞了的感觉是什么样的呢?右方之火可算是有过体验经历了,他完没有想到雷蒂丽居然会采取这种方式来攻击自己,被凡人一击虽然伤势很重,但是在‘神圣之右’的气息下这样的伤势就算是再来一百次估计也要不了自己的性命,只会白白浪费自己的精神。

黑妻锦流看着飞出数十米远的红色身体,一时间竟然有些无语,他没想到这个强大到能改变天象,使得中午时分天生火烧云的强大‘超能力者’居然在自己的一撞之下像是破布一般倒地不起,这也简直太恶搞了,有种虎头蛇尾的感觉。

“他死了?”黑妻眼神透过护目镜望向不远处的娇小萝莉少女,准备从她那里得到确切的答复:“感觉有点……”

“怎么可能!”雷蒂丽稍微喘了口气,她完没有放下戒备,强横的仙识如同无形浪潮一般源源不断的扫荡着周围充盈的‘元力’,她用一种很特殊的少女音提醒道:“右方之火可是‘神之右席’中的最强者,就算是超凡四阶的方宏也未必能够稳赢他,除非是‘那个人’出手,否则千万不可以掉以轻心。”

“她没有说错哦!”

黑妻锦流的耳边传来了诡异的男人声音,他用一种并不算熟练的日语语调轻笑:“想杀本大爷,就凭你这点实力可是做不到的。”

哼!

黑妻锦流并没有多说,身为无能力者武装集团“大蜘蛛(big sider)”首领,他很清楚在战斗中什么是应该做的什么是不该做的,却见他半身微蹲,左右臂同时向后顶手肘,同时以最快的速度一个垫步前冲,他很清楚,在近身格斗中,如果被敌人绕后了会出现什么样的结果。

多亏他到现在的身体锻炼没有停歇过,因此这样的急转身并没有对他的身体造成太大的伤害,黑妻转身定睛一看,然而在自己的身后早已没有了人影。

“不错的技巧,很可惜对我没用。”右方之火的声音依然从黑妻锦流的耳边传来。

好快的速度!而且自己是转身,他是绕后,如此判断的话,他的速度要比自己高三倍还要多。他已经差距到了身后的红衣少年身上那深深的恶意,无法掩藏的恶意刺激着黑妻锦流的大脑,就在额角微微渗出冷汗的时候,一个隐约有些熟悉但忘记从哪里听过的男人声音从自己背后的背后传入耳中。

“这是瞬间移动,不是什么速度。”

听到这个声音,右方之火身上的恶意顿时更加旺盛了起来,他微笑着,用最稳定的语气说出了最令人冒火的话。

“第七神子,从今天起,这个名字就不再属于你了,方宏法师”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