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邪微愣。

有些怀疑最近没休息好,出现幻觉了。

他看着几米远的女孩,眸色幽暗许些,“你说什么?”

童见没有重复原话,直接说,“想跟你加个微信,介意吗?”

不是幻觉。

江邪沉默整整半分钟。

童见看江邪没反应,以为他在乎她删除好友的事,能理解,换谁都介意。

童见动了动唇,想开口。

男人单调一个字,“加。”

童见顿住。

江邪瞥了她一眼,“愣着干什么,想反悔?”

“不是。”童见突然露出淡淡的笑容。

明媚阳光印在少女的洁白脸庞

江邪薄唇微动,“手机。”

童见找到手机,解锁递过去。

江邪在微信页面搜索自己的微信号,发送好友申请。

童见看到点完添加好友后,直接显示好友聊天框。

微信删除好友是单方面的。

哪怕其中一方删除另一个的好友,只有那个好友不双向删除,就会保留好友,但无法发消息,会提示红色感叹号。

现在她这边单方面加上。

也就是说……

江邪没删她。

男人的手指修长且骨节分明,加完好友,退出微信页,点开电话薄。

童见抬眸看江邪。

他菱角线条分明,下颌和脖子的区域陇上暗色的阴影,性感的喉结微微凸显,离得近,能闻到一种薄荷的清香,以及很浅的烟草味。

童见以前反感烟味。

现在觉得,似乎不是那么难接受了……

江邪点开黑名单,里面没他原来的号码,被移出来了,还有未接通的拨号记录。

“你找过我?”

“嗯。”童见承认,“那次你受伤,找不到你。”

江邪:“你咎由自取。”

童见:“……”

她没反驳。

江邪那天晚上在皇家一号喝了不少酒,拨童见的电话,换来被拉黑的消息,气得他当场砸了手机,卡没取出来,干脆换了。

江邪在童见的手机里,存入新号码,眉梢轻佻,“买一送一。”

比想象中顺利,童见拿回手机。

江邪警告,“再敢拉黑我,你就死定了。”

“不会。”童见表态。

江邪姑且信一次,难保她以后心情不爽又拉黑他!

凌晨三点,江邪看她两个大箱子,屋里长期没人住,需要打扫卫生,“今晚随便凑合一下得了,明天弄,不然天亮了。”

“我是这样想的。”童见回。

江邪走前,有个问题必须问清楚,否则今晚睡不着,“你和那个夏钲,到底什么关系?”

那天看直播,一晃而过的镜头,他没忘。

加上他们是we的成员,在那边十一个月,相处过程中,鬼知道发生了什么!

童见:“朋友。”

“确定?”

“确定。”

“那我呢?”江邪乘胜追击。

“……”

童见一时没有回答。

江邪大概猜到答案,又是恩人呗。

算了,至少算不错的地位。

江邪走后,童见坐到沙发上。

周围一片寂静,童见看着手机屏幕,上面是江邪存入的新电话号码。

她觉得有点熟悉,尾号好记,好像在哪见过。

童见翻开通话记录。

这一年在a国专心练习,电话打得少,一般微信留言,看到就回复,偶尔和亲人朋友打个电话。

她没删通话记录的习惯,一年多的通话记录都在。

往下翻。

翻到一条记录。

因为存入备注,通话记录里也自动修改为备注。

这条通话记录,是五个月前。

那天晚上,她练习一整天,回到宿舍洗完澡,躺下手机就响了。

是陌生号码。

童见迟疑几秒,接听。

她说了三遍‘你好,哪位?’,没得到回应,电话里的人从始至终没出声。

她皱着眉头,当成恶搞骚扰的电话,挂了。

通话记录里,那通电话22秒。

原来是江邪的新号码……

童见盯着手机屏幕发呆,等到自动息屏。

再回想江邪的那个问题,其实早有答案了。

那么努力的提前毕业,早点回来,无非就是想给一次机会。

无论是他。

还是她。

……

翌日。

十点半,公寓的门铃响了。

童见刚起床,穿着睡衣,头发有些凌乱,她抬手顺了顺,来到门边。

显示屏里是个阿姨,不认识。

她按下一个键,“请问您那位?”

“童小姐,江少爷让我过来打扫卫生,给你做饭的。”那位阿姨眉眼带着笑意。

童见怔了下,随即开门让阿姨进来。

阿姨拎着大包小包的食材进来,放到厨房里,接着阿姨开始搞卫生,擦桌子,拖地。

每每童见想帮忙,阿姨都会拿走她手中的拖把和抹布。

“童小姐,我来就行,你去休息吧。”

无奈之下,童见只好去收拾行李箱的东西。

两个大箱子,东西多,从a国给他们带了礼物和特产。

还有给白初晓和祁墨夜他们宝宝的见面礼。

衣服收拾完,最后,箱子里剩下一个礼袋。

这份礼袋,在行李箱放了十一个月。

童见从纸盒中拿出小礼盒,紧接着,拆开小礼盒的彩带。

打开盖子,里面装的一瓶香水,瓶身设计奢侈上档次,外层镶着细碎的小颗粒,在灯光下隐隐闪着微光。

一份,拆迟十一个月的情人节礼物。

童见放到鼻尖,一股好闻的清香萦绕,沁人心脾。

她喜欢的香味。

童见的唇角微勾,将香水放到梳妆台上,成了一堆彩妆和肤护品里的c位。

中午,阿姨做了大餐。

童见看着这些家常菜,难以言喻,在a国训练时,大多在练习室吃,或者叫外卖,省时间。

她的手机震动,江邪的新消息。

【好好吃饭】

阿姨端上最后一道菜,笑盈盈的说:“年底公司忙,少爷有时近凌晨才回家,自己都照顾不好,但对童小姐绝对不耽搁,少爷对小姐都没这么体贴过,果然更疼女朋友啊。”

“凌晨才回家?”童见知道江邪忙,不料这么忙。

“是啊,少爷得顾及两边的公司,江氏是家族企业,总得管的,不像祁少爷他们有几个兄弟帮忙管理公司,各持其职。”阿姨说。

童见吃着菜。

是啊,祁家有五个兄弟,江家只有一子一女。

江然单纯,不适合职场,现在江父年轻,能在江氏当董事长,迟早有一天,江邪会接手江氏集团。

做的菜足够,童见让阿姨一起吃,然后送了一袋特产给阿姨。

……

刚回阳城,童见要见的人挺多。

回了一趟家。

回来的消息,童家没有半点音讯,她回家,童父童母还有童诗非常惊喜。

童母原本担心童见重新拾起舞蹈,闯不出什么名堂,如今十一个月就毕业,令她大开眼界!

童父很高兴,童见成功加入we国际团队,前途无量!

一家人欢欢喜喜的迎接童见回归。

在童家吃过晚饭,父母留她过夜,童见拒绝了。

走了一段路,外面风凉,童见双手放在口袋里,等车。

不过,年底出租车太忙了,难打车。

她给童家的司机打电话。

这时,一辆豪车停在路边。

车窗摇下,驾驶坐里是林纶。

他手握着方向盘,“童小姐,好久不见,你在等车?”

不应该。

她可是江邪的女朋友。

童见不太想和林纶有过多接触,但,从那声尊重称呼的童小姐,看得出来林纶对她没想法了,林纶哪敢在江邪头上动土。

她出于礼貌,“林总。”

想当初是林纶卖了面子,让她解约。

否则现在的她,还被合同缠身,根本去不了we学员班,依旧浑浑噩噩。

林纶也算帮了她一分。

童见去we学员班的事,林纶知道,童见回来,说明毕业了,“难怪江少想方设法帮你解约,原来是为了报we学员班,现在看来,不亏……”

林纶无意间在网上看到那次舞蹈学院里童见的表演,很惊艳。

这种极品,若不是名花有主,对方还是江邪,他不会轻易放手。

林纶沉浸在自己的思想里,完全没意识到说错话。

童见瞬间看过去,“你说什么?”

林纶恍惚。

完了,说漏嘴了!

答应过江邪不跟别人说的,今天单纯感慨两句。

“没什么。”林纶企图狡辩。

童见走到车前,面无表情,“林总,请你说清楚。”

林纶摊手,“我什么都不知道。”

“……”

那些话童见听到了,她想了解细节,看样子,林纶不会开口。

“林总,你知道我的身份。”童见不咸不淡的语调,“我如果跟男朋友说,你又来纠缠我,他会怎么做?或者,猜猜你的下场?”

“我什么时候又纠缠你了?”林纶不可思议。

童见神色未变,“他信我,还是信你?”

“……”林纶背后直冒冷汗。

居然威胁他!

以前怎么没发现,这女人如此不好惹!

“你想知道什么?”林纶妥协,他可不想被江邪摁地摩擦!

童见:“全部。”

林纶懒得装了,摊牌,“我搞金融的,以为我会干自动解约这种损了夫人又折兵的事?表面而已,私底下走的正常流程,解约费江少给你出了,是他让我解约,放你走,后面你朋友白总又来了,不过事情已经解决,这么说能懂吗?”

童见的睫毛轻颤,“多少解约费?”

“你那时人气不错,公司打算主捧你的,解约导致很多程序不能照常,还有即将推出的新专辑所有费用,大大小小加起来,八百多万吧。”林纶说。

童见本以为,林纶主动解约的原因,其一看她是江邪的‘女朋友’,给江邪面子。

其二,林纶追求不成,不想让她继续留在公司。

结果……

童见站在路边,林纶什么时候离开的,没有注意。

直到童家司机过来,司机叫了好几声大小姐,童见才回神。

……

接下来几天,江邪忙碌。

童见从a国带回来的礼物,陆陆续续分得差不多。

剩下一盒进口的糖果。

童见之前吃过,这种糖味道不是很甜,偏向薄荷的那种清淡。

她把那盒大糖果装进纸袋中,出门。

坐了二十分钟车,去往天空集团。

童见没怎么来过这里,不熟悉。

她没进公司,站在高楼大厦外,想给江邪发个消息,不知道贸然来公司,是否会打扰到江邪。

恰好,江邪的助理拎着餐盒,一眼认出童见。

助理眼前一亮,“童小姐!”

童见抬头。

“你过来怎么不提前说一声啊,快进去,我带你去见江总。”助理十分热情。

童见就这样被助理拉着进了公司。

到达顶楼,童见才意识到不妥,“我直接去办公室是不是不好?”

“放心,好得很!”助理道。

“……”

办公室里。

两位总裁忙了一天,有了点空闲时间。

忙完,祁墨夜拿着手机给白初晓发消息。

江邪不甘示弱的拿起手机。

一看。

啥也不是。

只有祁临风那狗逼两个小时前给他发的微信。

【老邪,今年除夕夜搞点刺激的,赛车场,带上你的妞,来拿胜利之吻,不来是狗。】

江邪找到童见的微信,斟酌怎么把人骗过去。

这时,敲门声传来。

他随口说了句进来,眼睛都没抬,余光倏地撇到一个身影。

江邪偏头。

童见穿着黑色的短款棉服,下面是黑色小腿裤,一双腿纤细修长,她迈着步履。

助理把晚饭放到桌上,“江总,我看童小姐在楼下,就带她上来了。”

江邪给了助理一个眼神,不错。

今年年终奖双倍。

之后,助理离开。

祁墨夜坐在中间休息区的沙发上,童见轻笑算是打招呼,祁墨夜微微颔首表示回应。

祁墨夜接到一通电话,起身离开了办公室。

江邪没忘记助理的话,语气不太好,“在楼下干什么?穿这么点你不冷?”

童见从纸袋掏出那盒大糖果,“给你。”

盒子包装看得出来是糖。

江邪凝视她。

童见淡声解释,“抽烟对身体不好,以后想抽烟可以吃糖,听说挺有效。”

她送的糖,江邪当然要,接糖期间,他碰到女孩的手指。

一片冰凉。

楼下吹冷风冻的?

江邪拿过糖盒,顺势握住童见的手腕,力道加大,拉着她往前。

女孩身子猛地前倾,撞到结实有力的胸膛。

江邪放下糖果盒,抱住她,两人身子贴到一起,将温度传递过去。

男人弯腰凑到她耳边,嗓音压得低,似有蛊惑之意,“特地跑过来,只送一盒糖,合适么?”

xiazaitxt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