刹那间,惨叫声响起!

血族那边的人包括刚才被转化的九级异人为了保护血族长老直接被白光笼罩,不到几息时间便身死道消。

血族长老更是凄惨无比,刚刚恢复的一点生命力也在白光笼罩的瞬间便飞速流逝。

古飞倒是不觉得奇怪,毕竟长老的身份在血族身份高贵,其他的血族拼死保护倒也在情理之中。

血族长老脸色惊恐的望着古飞,沉声道:“古修罗,你不要欺人太甚!”

“欺人太甚?”

“欺你又如何?”

古飞脸色淡然,看着血族长老讥讽道。

说着话,抬手间又是一道璀璨的白色光芒自手掌打出。

这一次要是再被白光笼罩,血族长老绝对会身死道消。

因为现在血族这边再没有人可以给他抵挡攻击了。

只是也就在这一刻,一道血色的能量包裹住了血族长老。

五官清秀长发美女夏诗洁碎花连衣吊带裙写真图片

“轰!”

一声轰隆之声响起,古飞脸色微变,脚尖一点地面,猛的向后撤去。

血色能量还没有散去,一道威严至极的声音响起。

“年轻人,得饶人处且饶人,收手吧!”

虽然说的一口汉语,但是能听的出来说话之人却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外国人。

这道声音响起的瞬间,整个场上浓郁到极致的血色光芒乍现,万丈血光侵染了整片天空。

不远处的宫殿之中,一道恢宏的意志直接冲着古飞盖压而来。

声音出现的瞬间,血族长老脸上顿时浮现激动之色,眼神中满是虔诚与恭敬。

“皇!真的是你?”

一时间,整个场上的人瞬间脸色大变。

血皇?

可以说是神灵般的人物,一直存在于传说之中。

跟教廷的神主是一个时代!

可是传言血皇和那位神主当年同归于尽,不知所踪。

没有想到竟然在这杀戮秘境?

可以想象,如果血族的血皇还活着?

那么对于在场的这些人,甚至世界都是一场大浩劫。

就连一旁的火凤都是一脸的震惊。

古飞眉毛一扬,抬头朝着半空中的宫殿望去。

只见此时宫殿周围的金色光芒已经渐渐淡去,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血色光芒。

忽然,一道浑身笼罩在血色光芒中的虚影出现在了半空之中。

刹那间,整个虚空都被划出了一道道沟壑,整个大地都仿佛在颤抖。

“年轻人,给你个机会,做我的仆人,我可以不计较你刚才对我族人下手!”血光中的虚影声音威严至极,响彻整个秘境上空。

“并且许你血族长老之位!”看到古飞不说话,声音再次响起。

声音落地,血族长老脸色微变,毕竟他跟古飞可是有仇的,所以并不希望血皇收了古飞,不过他并未开口。

毕竟血皇那等身份的人根本不是他可以妄加评判的。

血皇是整个血族的皇者,更是所有血族心目中的神。

不是他一个长老能比的!

不过火凤却是脸色大变,旋即一脸警惕的看向了古飞。

从内心里,火凤自然不愿意古飞答应。

不单单是因为他们是合作关系,还因为古飞一旦答应,绝对会是血族的一大助力。

到时候绝对会生灵涂炭!

但是以眼下的情况来看,古飞如果不答应,那就要承受一位神灵的雷霆一怒。

到时候绝对会身死道消!

毕竟血皇那等身份的人,绝对是站在了金字塔顶端的神灵。

在他们眼里,人类和蝼蚁没有什么区别。

击杀区区一个异能者,那就是抬手间,甚至吹口气的事。

古飞为了活命答应的话倒也无可厚非。

而场上的其他人也是神色猛的一震。

这可是一位神灵的承诺,虽然只是一个仆人,但是可以想象古飞一旦答应,那么在整个血族的地位绝对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因为血皇回归,身边绝对是没有仆人的,况且一位神灵挑选仆人,又岂会草率?

虽然血族一直不被世人认可,但是血皇一旦回归,到时候血族绝对会水涨船高,成为球第一大势力。

可以成为一位神灵的仆人,这是何等的荣耀?

这绝对是许多人梦寐以求的。

“做你的仆人?”古飞表情古怪,嘴角挂着淡淡的讥讽抬头看向了那道血色虚影!

他堂堂修罗帝君,天界至尊,地球一个不人不鬼的怪物居然要收他做仆人?

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没错,这是神灵对你的恩赐!”血光之中,那道虚影看不清面容,但是语气却是傲然之至。

古飞听到他的话,被气笑了!

如果天界的那些人看到这样的一幕,绝对会为血皇捏一把冷汗。

因为那是修罗帝君,当年就是神王仙帝那些真正的神灵都不敢跟古飞如此说话。

区区一个连神灵都算不上的怪物居然敢在修罗帝君面前大言不惭?

简直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不过显然那道虚影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处境。

甚至还释放了一丝威压在压制古飞的气势。

“神灵?”

“恩赐?”

“在我面前,你还没有资格称神灵,更不用说恩赐!”古飞神色冷漠的开口道。

“大胆!”

“古修罗,你竟然敢在亵渎神灵?”一旁的血族长老此时缓缓的站了起来,看着古飞忽然厉声呵斥道。

“没错,古修罗还不跪下跟血皇认罪?”忽然又是一道声音传来,众人回头望去,却是不远处的金国正。

他反正此时已经背叛华夏,其他国家更是不会容他。

血皇的出现让他看到了希望,只要讨好这位血皇,再利用对方把古飞击杀。

到时候他再投靠血族,就算成为对方的仆人又何妨?

那也比华夏异人帮的会主地位要高太多了。

所以此时不惜冒着得罪古飞的风险,悍然站了出来。

血族长老奇怪的看了一眼对方,旋即转头望向古飞露出了一抹冷笑。

“果然是得道多助失道寡助!”

“古修罗,你狂妄自大,就连你的同胞都看不下去了!”

魏逍遥等人脸色微变,看向金国正的目光中充满了愤怒。

就连一旁的其他国家的异人此时看向金国正的目光都露出了一抹鄙夷。

虽然他们也恨古飞,但是跟血族比起来,跟大是大非比起来,他们还是不能接受血族。

毕竟古飞最起码也算是人族,而血族已经不是人族的范畴了。

古飞却是一脸的云淡风轻,转头看向了血族长老,不屑的撇了撇嘴。

“亵渎神灵?”

“一个垃圾,也敢自称神灵?”

“古修罗,还敢放肆,在你面前的可是我血族的皇者,曾经跟神灵同等的存在!”

“而你呢?只是一个比较厉害一点的凡人而已!又如何跟皇者相比?”血族长老冷冷的看着古飞,眼神中讽刺味十足。

“真以为你可以独挑球异人就天下无敌了吗?”

“真以为你在俗世可以压的球抬不起头,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血族长老看着古飞继续冷笑道。

“聒噪!”古飞冷漠的开口道。

“哼!”

“好!”

“古修罗,我今天就看你血洒于此!”血族长老冷冷的讥讽道。

“你如果现在跪下来认错,我可以既往不咎!”血光之中,那道虚影冷漠的开口道。

“跪下来认错?”

“你太高看你自己了!”

古飞抬头望去,神色中满是不屑。

“大胆,你居然敢违背本座的意志?”虚影忽然一道凌冽的杀意释放出来,瞬间便把古飞笼罩。

“皇!”

“你成名已久,针对一个后辈是不是有点太欺负人了?”站在一旁的火凤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只是话音刚刚落地,那道凌冽的杀意瞬间便朝着火凤笼罩而去。

“你在教训我?”威严至极的声音再次响起。

“欺负人?”

“本座就欺负人了,又如何?”

“你有意见?”

此时的火凤脸色惨白,豆大的汗珠瞬间便沿着鬓角留了下来。

“你不用管了!”一道声音传来,火凤顿时感觉身一轻,刚才死死锁定自己的杀机瞬间消散。

回头望去,却是古飞一脸平静的看着她。

“你要小心,毕竟他可是跟神灵同等的存在!”火凤担忧的看了古飞一眼,开口提醒道。

古飞淡淡的点了点头,旋即转头向着天空中的虚影望去。

“神灵?”

“跪下来认错?”

“做你的仆人?”

“凭你也配?”

话音落地,古飞脸色瞬间一凝,抬手间一指点出,灵气迸射而出,化作一道耀眼到了极致的白色光芒。

瞬间便冲着天空中的虚影覆盖而去。

那道虚影脸色巨变,神色中竟出现了一丝惶恐。

“这是什么力量?”

虚影惊叫出声。

因为他感受到了那道白光之中竟有隐隐的净化之能。

仿佛就是针对血族的力量。

这等类型的力量,他只在当年的神主身上感受到过。

可是眼前的年轻人竟然有如此纯净的力量。

这让他觉得惊悚!

因为这等天才,一旦成长起来,未来绝对是血族的大敌。

来不及细想,抬起手瞬间万道血芒冲天而起,朝着白光迎了上去。

“轰隆!”

一声震天动地般的巨响传来。

顿时天地之间风云变色,漫天黄沙被卷上万丈高空!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