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这个问题,不止叶秀荷想不通,就是亲妹妹关欢喜都想不通。又一次见到她大哥关有福,柜台后面的她挤出了笑容。

然后?

关欢喜赶紧拜托同事帮她看一下柜台。说是离开一会儿,她也不敢走远,找了个能看到供销社门口的地方。

“大哥,你咋不等晚上上家里?啥事呀,大中午的多热,瞅你急的。是爹他让你来找我,还是娘有啥事?”

关有福对这个妹妹说实话真无好感。纯粹是一个赔钱货,别人家的姑娘还能赚一笔彩礼钱,他家倒好。

亏惨了!

不光没要一分彩礼钱,还倒贴了一笔嫁妆。都怪自己当初太年轻,压根不懂那个白眼狼的狼子野心。

可不是嘛,那个白眼狼反正又拿不到钱,可不就干脆当了人家好三哥。狗东西,最好别让自个瞅见,不然非削他一顿不可。

关有福瞄了瞄四周,“晚上队里还要学习,我等会儿还得赶回去上工就不去你家了。爹他让你明早回去一趟。”

关欢喜眉头微皱但稍瞬逝去,“啥事啊,我这儿上班压根就走不开。爹的腿不是好了嘛,等休息,我再去吧。”

“老妹儿,不是我这当大哥的说你,咱爹天天盼你回去,你这当闺女的可真行,给你稍信连人影子都没见着。

现在我这当大哥亲自过来请你,你又说七说八。咋地,你还想咱爹亲自上门请你回娘家不成!”

萌妹子的复古写真

见他越说越大声,关欢喜急得攥紧手,“大哥,你小点声。爹他不会无缘无故地急着让我回去,你就说啥事吧。”

不怪她最近都不敢回娘家,自从大侄子初中毕业上不了高中之后,刚开始她还能避一避,现在二侄子又毕业了。

一下子家里多了俩吃闲饭的大小伙子,她爹逼得更狠了。上次回去她爹这腿一好,都能要跪下来让她答应一定安排大侄子工作。

可这工作是能安排就能安排的?她家老大是今年正好高中毕业,正巧遇上招工,孩子去考了,通过了才有工作。

“是不是还说三金工作的事情?”关欢喜苦笑着,“真没法子的。要是能办成,这是我大侄子,我就是跪也跪下去求人。”

“老妹儿啊,三金已经在家耽误了一年,真耽误不起了。他可是咱们家长孙,你也不想你娘家往后没人给你撑腰吧。”

“我打听过了,真没法子。要是工作好安排,老四早就上班了。如今就是花钱想找个顶职的都找不着。”

关有福低头踢了踢地上的土疙瘩,沉默了片刻之后,抬头盯着她,“你跟妹夫说了没?他咋说?”

怎么说?关欢喜一想起自家男人李铁军连想都不想就立马果断摇头说无能为力,她就苦笑不已。

“他能有啥法子,工作忙不说,我公公婆婆老了身子骨也不会,现如今孩子他爷还住在县城医院,他忙得连眯一眼的时间都少。”

“你公公?”

关欢喜点了点头。

“咋没通知家里?”

关欢喜懒得说之前老爹稍信过来让她回娘家一趟,她当时就跟车老板子马二爷提过公公住院这件事。

算了。

马二爷不可能没有跟她爹说起此事,她也不想去琢磨到底是爹没通知几个兄弟还是哥几个权装傻。

“不是多严重,就是老人病。孩子他大伯大姑几个不放心就让他住院些日子,现在我闺女就代我照顾她爷。”

“那就好。”关有福心不在蔫地说着,又瞟了眼供销社的门口。见有客人进入,他顾不得多想,赶紧说道,“没事了你就让妹夫也跟你上一趟咱家。他也是咱家的姑爷,总不能光惦记他亲爹,咱爹也是他老丈人。”

“……行,他有空我肯定会和他一块回去一趟。”关欢喜说着抬起了脚,“那就这么说哈,我先回去上班。”

关有福伸手想拉住,不料想关欢喜的速度过快,于是他只好缩回伸出去的右手若无其事地扶好自己脑袋上的草帽。

很快的,又摘下草帽朝自己扇了两下,嘴里不知又在嘟囔着什么,他又瞅了瞅供销社的大门,转身离开。

关大娘说不上工就不上工,但关大爷却不是如此。之前养了三个来月的腿伤,好不容易能站起来,他急了。

今年的春耕,他肯定是赶不上,但队里的农活还真不少。不知他处于什么心思,腿一好,他就找上了马振中。

按理来说,他真没必要找马振中帮他安排一个既轻松又想工分多的活儿。他这一小队的队长就是隔壁院梁大柱,直接找上马振中已经相当于越级申请。

马振中会惯你?

他老早就瞅你不顺眼了懂不?

马副大队长也不说什么你都有四个儿子一个姑娘养老,何必占大队便宜;他也不说我老子都没这个待遇,你哪来的脸。

马振中就一句去找梁大柱。

多的,他都不稀得说。

随便换成他马家哪户有对正值壮年的儿子儿媳妇,还有仨个人高马大孙子的人家,居然还能混到倒欠,老族长都要拿棍子死命抽。

于是自认被关有寿挑唆造成自己被驳了面子的关大爷只好抄起他的老伙计——木匠箱子,开始操起旧业。

不管怎么说,关大爷就是半路出身的木匠,他还是名副其实的木匠,就是干不了精细活,在乡下也算是一把好手。

但是,问题来了。

谁家天天盖房子来着,谁家不是有几个木盘木桶的,还有桌子凳子啥的凑乎着用,旧了破了自个敲敲整一整的?

附近倒是有年底娶新媳妇进门或家有姑娘出门子的人家,可咋说呢。虽说如今都讲究不能迷信吧?

但办喜事图吉利的传统还是存在的。再说了,又不是附近只有你关绍宽一个木匠师傅,人家就不爱找他了。

关大爷还不知这个理,或说他还很自信,却忘了好久之前,他之所以还能接到木工活靠的就是关有寿这个儿子接活。

刚开始,关大爷放出风声,没人上门,他也没在意,倒是一门心思想将自己的手艺活传给二孙子银锁。

照他的想法是这样的。

大孙子以后进城上班,二孙子有一门手艺,三孙子让老四这个老叔瞅瞅能不能在队里也混个记分员。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