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ss?”

看着陈耕的脸色不太好看,一旁一直没怎么说话的罗斯玛丽低声问道,脸上带着询问的神色。

陈耕没说话,将多露西的传真随手递给罗斯玛丽。

不等看完传真的内容,罗斯玛丽的眉头就拧了起来“英特尔这是在搞什么?!如果不是靠着咱们的订单,他们今年就已经亏损了吧?现在倒好,咱们不过是为了确保cpu的供应要求持有部分他们英特尔的股份而已,交叉持股也不是不可以谈,可他们居然敢用这种态度对待自己最大的客户?”

陈耕点点头,他也很恼火。

罗斯玛丽说的一点都不夸张,此时的英特尔公司还不是后世那家专门做cpu的公司,现在的英特尔是cpu和dra内存一起做。

但美国本土半导体企业生产的内存实在是质量堪忧,在东瀛dra内存的冲击下,美国本土dra内存厂家(包括英特尔在内)的日子简直不要太难过!

举个例子,1980年的时候,美国老牌计算机巨头惠普公司公布了他们对竞标的3家东瀛公司和3家美国公司的16k dra内存质检情况,质量检验结果显示美国最好dra公司的芯片不合格率,比东瀛最差dra公司的芯片不合格率还要高出整整6倍。

虽然惠普公司没有点出这些公司的名字,但很快就有媒体曝出这三家美国dra供应商分别是英特尔、德州仪器和莫斯泰克,另外三家东瀛公司是nec、日立和富士通。

而且,东瀛dra内存不但质量更好,价格还比美国dra内存更低,比如日立公司给惠普的报价甚至比英特尔、德州仪器以及莫斯泰克的价格低10。

到了今年,东瀛已经成为了球最大的dra生产国,具体数字上,截止今年3月,东瀛nec九州工厂的dra内存月产量为1000万块(约1万片晶圆),而按照nec公布的数据,预计10月份的月产量将提升至暴增至1900万块,且良品率提升至80。

质量好,价格低,量又足,东瀛dra内存在北美这个球最大的计算机市场迅速崛起,并且原来价格虚高的dra内存模块,价格暴降了90,一颗两年前还卖100美元的64k dra存储芯片,现在只要5美元,牛x的是东瀛厂商还能能保证自己赚钱,而美国的半导体企业由于芯片成品率低,根本无法与东瀛竞争,因此陷入困境。

雨后璀璨夜空里的妩媚佳人

此时的英特尔公司的dra内存项目已经是巨亏,不客气的说,若非是来自thkter的海量cpu订单,英特尔公司今年上半年的亏损额甚至有可能超过2000万美元。

也正因为这个,罗斯玛丽才对英特尔的举动如此愤怒看大环境,经济危机席卷球;看行业环境,东瀛dra内存对你们的冲击如同汤汤洪水,如果没有老子帮你,你丫的英特尔说不得就得吃糠了,现在老子不过求个供应稳定而已,你丫的竟然跟老子玩这个?!

须臾间,陈耕心中已经打定了主意这些美国白皮啊,还真是应了老祖宗的那句“小树不修不直溜,人不修理哏赳赳”,好啊,既然你求仁,老子就让你得仁!

“那您打算怎么办?”罗斯玛丽问道。

“我马上回去一趟。”

“嗯?”

陈耕淡淡的道“明年的dra内存招标,提前。”

罗斯玛丽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凭借着thkter系列微型计算机在球范围内的热销,数据研究公司现在已经成了球最大的微型计算机制造商,而作为球最大的、同时产能还在飞速扩张的微型计算机制造商,数据研究公司对dra内存的需求量是巨大的。

同理,因为巨大的dra内存需求量,数据研究公司对市场上的各大dar内存供应商们也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力如果数据研究公司不采购某个之前合作商的dra内存,这家合作企业可能就只有哭的份儿了。

虽然英特尔的dra内存价格高、质量还不太好,可此前为了照顾自己的这个cpu供应商,数据研究公司一直从英特尔采购一定比例的dra内存,但如果数据研究公司在这次的招标活动中降低英特尔dra内存的采购比例,英特尔的日子可就难过了,最不济最不济,股价也会在这个消息的刺激下应声而跌。

按照原本的计划,数据研究公司是要在下下个月月初采药召开明年的各部件招投标大会的,但如果陈耕坚持要将招投标大会提前一个月,也没有人会说什么,甚至一些厂家还会暗中窃喜早一天确定了自家的份额,就早一天放心了不是?

只是罗斯玛丽也有些担心“可如果英特尔方面以减少cpu的供应量来威胁我们,怎么办?”

“呵呵……”

面对罗斯玛丽的问题,陈耕的回答是两声胸有成竹的冷笑“这里交给你了,我要让英特尔的那帮混蛋明白,;老子为什么是他们的爸爸!”

………………………………

没有回底特律,陈耕的私人飞机从华夏直飞加州。

多露西·基里代尔和加里·基里代尔夫妇、切瓦特·埃及福特等整个数据研究公司的管理团队亲自去机场迎接陈耕的到来,看到陈耕,多露西一脸的惭愧“boss,我让您失望了。”

虽然对多露西的工作并不是很满意,但当着这么多人,陈耕还是要给她留些面子,摆摆手,陈耕说道“股份是一家公司的根本,咱们想从英特尔身上割肉,总不能不许英特尔挣扎两下,是吧?”

多露西和加里这才松了一口气。

却不成想陈耕的话还没说完,说到这,他随即话题一转,说道“不过英特尔觉得割肉难受是一回事,咱们是否要坚持从他们身上割肉,那又是另外一回事,多露西,对于你这次的结果,我很很不满意。”

没想到陈耕居然当着整个数据研究公司的核心管理层的面,毫不留情面的对自己提出了批评,多露西·基里代尔的脸色顿时一白,可对于陈耕的批评,她无可辩驳,抿了抿嘴,度路西低下了头“是的,boss,这件事是我没做好。”

“不过,这并不是你一个人的错……”

“嗯?”

听到陈耕的话,多露西惊讶了,她抬起头来吃惊的看着陈耕。

她是知道陈耕正在华夏参加一个重要的活动的,boss放下这么重要的活动急匆匆的赶来加州,足以说明他对自己此前与英特尔公司的磋商结果是多么不满,多露西原本以为等待自己的将会是一场疾风骤雨,可boss居然这么轻松的放过了自己?

看着多露西吃惊和不敢置信的样子,陈耕心中暗笑。

说起来,随着多露西在数据研究公司的地位和权威越来越重,她也有了一些此前没有的坏毛病,是到了需要敲打敲打的时候了,但敲打两下、让多露西意识到我费尔南德斯·陈才是数据研究公司真正的oss也就是了,这几年来多露西做的很不错,联合数据公司能够走到现在,她是最大的功臣之一,该给的面子还是要给。

面对着多露西·基里代尔疑惑的眼神,陈耕摇摇头,并没有说什么,只是说道“上车。”

……………………

集团早期的时候,陈耕就改装了一辆gc的商务车用作移动会议室,上行下效,现在陈耕旗下的各家公司的领导层也都有了这一习惯,公司里必然会备有一辆改装成移动会议室的加长商务房车,多露西等人带来的这个车队也是如此,核心是一辆gc改装的商务房车,原本可以安放19个座椅的乘员舱里现在只放了9张座椅和一个秘书席,空间宽绰的一塌糊涂。

在柔软舒适的豪华真皮沙发转椅上坐下,陈耕单刀直入的说道“首先,对于英特尔的股份,我势在必得,而且我改了主意,之前我只要求拿到10就可以,但现在,没有至少15的股份绝对不行!”

“可是……boss,”多露西·基里代尔望着自家老板,脸上带着几分为难之色“英特尔连5的股份都不肯向咱们转让,您这提到15……”

您一下子将价码提高了整整三倍啊,当人家英特尔是傻的吗?

但没等多露西说完,陈耕就打断了她的话,不客气的盯着她的眼睛“英特尔之所以这么有恃无恐,无非是仗着咱们一直在用他们的cpu,怎么?多露西,你很介意换一家cpu供应商吗?”

多露西登时吓了一跳费尔南德斯先生这话分明是在暗示些什么啊,她下意识的急忙摆手“不不不,当然没有……”

至于其他人,眼珠子都瞪圆了什么?!换一家cpu供应商?

看着众人吃惊的眼神,陈耕笑了“怎么?换一家cpu供应商对你们来说很难接受吗?市场上又不是找不到性能和8086、8088以及80286相当的处理器,比如摩托罗拉60系列,这款cpu的性能很差吗?”

说到这里,陈耕看向加里基·里代尔“加里,回答我,你能不能设计出一款不使用英特尔系列中央处理器、同时可以良好的兼容我们此前所有软件的微型机?”

对于陈耕的这个问题,身为数据研究公司的首席工程师、首席架构师的加里·基里代尔毫不迟疑的回答“当然!没有任何问题,我可以做到!”

“ok,”陈耕笑了,随即看向多露西“多露西,告诉我,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