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免费!

“你要徐文倩是吧,我将她给你。”

刘亮以为苏衍喜欢徐文倩,这双破鞋和他命相比根本不值一提,何况他已经尝了破鞋的滋味。

徐文倩大骇,没想到刘亮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一时间如遭雷击。

“刘亮你、你竟然!”

“我怎么,你不过是一双破鞋而已,怎能和我命相提并论。”

刘亮脸上满是嘲讽之色,从一开始他就根本没有将徐文倩当回事,只是沉迷她的美色而已。

徐文倩彻底慌了,而且仿佛被一道无形的重力打击了一般,脸上惨白无比。

她开始是为了报复苏衍,心里对他有着极深的恨意,那是一种见不得别人好的恨意。

如今自己却被人抛弃,生死却掌握在自己怨恨的人手里,这真是一种嘲讽。

苏衍毫不避讳的露出满脸的厌恶,徐文倩这样的人虽不是大恶之人,但却让人十分恶心。

“我说过,她那么脏,我会要她吗?”

可爱小清新女生完美假日

苏衍根本没有望徐文倩一眼,只是对着刘亮露出淡淡笑意。

“是是是,一双破鞋哪能入您的法眼。”

刘亮百般讨好,只求苏衍能够放他一条生路,他不想死,他还有很多女人要玩,还要继承父母的大笔遗产。

“如今你的命就掌握在我的手上,你说我该如何惩罚你呢?”

刘亮指着徐文倩怒道:“这一切都是她,要不是他我也不会来找您的,更不会和你发生冲突。”

徐文倩脸色更加煞白,望着刘亮满是怨恨,这个男人让她太失望了。

“说这些有何用,冲突不都已经发生了吗,我们去追究缘由干嘛,还是商量如何解决吧。”

“好好好,能商量就行能商量就行。”

刘亮忍着疼痛,第一次为之松了口气,能够商量,那就好办了。

此时舌尖酒店的经理闻讯赶来,见到刘亮,立马一脸献媚之色。

“亮哥,没想到您今天来了啊,都不告诉一声。”

“亮哥哪个王八蛋得罪你了,真他吗嫌自己命长了!”

经理满脸愤怒,声音很大。

刘亮脸上不是喜悦,而是一种想死的表情,这经理专门来坑自己啊。

苏衍饶有兴趣的望着那经理,淡淡说道:“我就是那个王八蛋。”

经理顿时暴怒,指着苏衍说道:“你竟然得罪亮哥,你知道后果吗!”

“我知道啊。”

“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经理望向刘亮,信誓旦旦的说道:“亮哥这小子包在我身上了,我绝对会让他后悔得罪你。”

刘亮很想一把掐死这个经理,可惜他的手已经折了。

而这时苏衍直接对刘亮怒道:“给我跪下!”

刘亮见到苏衍那双摄人心魄的眼睛,根本生不起半点反抗之心,只能听话的跪了下去。

经理蒙了,大脑一片空白,怎么会这样,这……已经完无法用言语表达他的内心。

“亮光,您跪下干嘛,您怎么能跪下呢。”

经理急忙去扶刘亮,可刘亮一动不动,根本不理会经理。

再笨的人在这时也应该意识到了不对,经理自然也意识到了。

这个少年一声怒喝让刘亮跪下,刘亮就真的跪下了,这说明什么,这个少年是比刘亮还牛笔的人物啊。

经理的额头冒出了汗水,衬衣一下子汗湿了,他心里升起了一种恐惧和害怕。

自己刚才可是骂了他王八蛋,会不会因此得罪了他啊。

经理的表情被苏衍看在眼里,除了多一丝不屑之外,他根本没有将这蝼蚁当回事。

“刘亮是吧,我也不为难你,给我磕头认错,这事我们就两清了。”

让人跪下已经是极大的侮辱人,还磕头,这简直是羞辱。

刘亮为了保命,已经放弃了尊严,跪了下去,在他看来这是自己能够做到的极限,磕头他如何能够接受。

“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刘亮脸色异常的难看,浑身止不住的颤抖起来。

“我留了啊,我没要你的命还不算留一线吗?”

苏衍瞪着双眼,越发玩味起来。

“我爹是刘涛!”

刘亮如今只能搬出最后底牌了,这是他不愿意动用的,但如今是不得不动用了。

以前他不需要报出自己父亲的名号,别人都会卖他面子,可苏衍是个愣头青,并不知道他爹,他只能说出来了。

“你爹是刘涛怎么了,你爹就是天王老子你也得给我磕头认错!”

苏衍没有半分惧色,反而是怒火中烧,大有杀人之意。

刘亮满脸惨白,他根本没有想到苏衍竟然如此嚣张,竟然不怕他爹,他爹可是武师啊。

一旁的经理也是叫嚣道:“刘涛可是江州闻名的武师,你竟然出言不逊。”

“哼,武师,蝼蚁而已。”

苏衍直接一把抓住刘亮的脖颈,冷冷的望着他说道:“你若再不听话,信不信我要了你的命。”

刘亮被吓到了,直达灵魂的震颤,苏衍那种眼神蕴含的杀意绝对不是假的。

在生死面前,他最终还是选择了生。

带着无尽的屈辱和恨意,刘亮弯下了腰,直接磕了一个响头,嘴里说道:“我刘亮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霸先武师,希望霸先武师海涵。”

“滚吧。”

刘亮走的时候冷冷的望了苏衍一眼,这事情绝对不会就此了结,他一定会百倍千倍讨回来的。

而那个经理早就下跪了,在地上瑟瑟发抖,根本不敢看苏衍一眼。

苏衍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然后昂首阔步的离开了厕所,根本没有看徐文倩和经理一眼。

走出厕所,苏衍的声音在周围回荡。

“玛德,上个厕所都浪费我怎么多的时间。”

徐文倩栽倒在地上依然花容失色,她以为苏衍会杀了他,最少也会让她不好过,可苏衍根本没有理会。

这让她的内心更痛,她知道自己根本入不得苏衍法眼,被他打的资格都没有。

心里涌出了无尽的悔恨,可是世上没有后悔药,这一切都得自己承担。

如今的苏衍已经和她是两个世界的人,不可能有任何交集,自己非要凑上去只会增添耻辱和没趣。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