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满上。”

“笑哥,你喝一晚上了,十多埕酒,你怎么连一次茅房都没去啊?听说男人不爱尿,肾虚马上到,笑哥珍重身体啊,咱们日后还有很多陪伴小姐姐的时光呢。”

一身蓝色锦衣袍白肌如玉的少年,身形纤薄,面上带着如沐春风的灿笑,轻轻帮身旁那个双眼无神如咸鱼的男子满上一杯清香满溢的美酒。

眉千笑含在嘴里慢慢品味苦涩的酒一口喷出,狼狈不堪。对上柳悄悄温柔关心的目光,一双死气沉沉的眼睛倒是多了几分光彩。

“女孩子家家的,不要张嘴就是尿、闭嘴就是肾虚!咱们家的悄悄以后可怎么找夫家啊!!”

“还不承认喝醉了,看,又说傻话了,悄悄可是男人啊。你这样待会还怎样去巡街啊?”柳悄悄站起来,踮起脚关怀智障般摸了摸眉千笑的脑袋。

那努力的模样可爱得眉千笑差点想环抱在怀。

但是不可以啊,悄悄已经是个亭亭玉立的少女,不是以前跟上跟下跟在自己背后的小跟屁虫了。

“说你是男人哥才醉了好吗!”眉千笑无奈地抓住柔弱无骨的小手,在脸上摩挲了一下才放开。

他这个模样,怕是让柳悄悄担心坏了。

“没醉,那你还不尿?”

够了,你这是有多担心哥的肾啊!

草地上田野中

虽然明白这是柳悄悄不想让他喝酒的劝酒方式,不过这段时间比较特殊,没酒麻痹一下,脑子愁、肝肠断。眉千笑再次把满杯的酒一饮而尽。

“尿当然要尿,不过无论多急,还是得再等一下才尿。”

“为什么?”柳悄悄挠了挠小脑袋。

笑哥果然还是傻了吧……前天从皇宫出来之后好像受了很大打击,本来脑子就笨笨的,现在看起来更傻乎乎,好可怜!

柳悄悄的眼神愈发悲怜。

喂,虽然你没说出来,不过你的眼神出卖了你好吗!

即便这里的店小二都能说哥傻,唯独你这连自己是男是女都整不明白的小傻瓜没资格啊!

眉千笑压低声音,指点江山般气派拍了拍柳悄悄肩膀:“哥是故意的。你看到这一桌十二埕上等竹叶青的空罐子吗?”

“就因为是上等竹叶青……所以你连尿都不舍得拉?”

滚啊!怎么还是扯到尿啊!哥在你眼中完联想不到文雅一点的东西吗!

“你个小傻瓜,这玩意是这酒家最贵的酒,一次性喝那么多笑哥哪有钱付?”

“笑哥,前两天你不是才和我炫耀领了奖金,又能趾高气扬一段时间了吗?你把部粮饷拿出来应该还是够的吧?”

“就说你是小傻瓜……第二天不就在春风阁花光了吗?那天哥可是趾高气扬了一整天哟!无论哪里都趾高气扬的那种!”眉千笑自豪道。

“笑哥……难怪大家都说你最像师傅了,你瞧你这德性,真没说错。”尽管是柳悄悄最敬仰笑哥,该嫌弃的地方还是得嫌弃一下。

“呸呸呸……谁要像那老鬼啊,挨着边都得晦十辈子的气。你给我吐口唾沫重新说过!”眉千笑好像嘴里塞了几只爆浆臭屁虫,还不小心嚼了一口那般酸爽,“我和他有本质上的不同!”

“什么不同?”

“他爱赖账,哥不赖账啊!”

“有点道理,你继续说,没钱付为什么会和想得膀胱炎扯上关系?”

喂!已经提前给哥预定好会得什么病了吗!你还真是居家必备的好妹妹呢,哥没白疼你!

“因为……”眉千笑凑过去小声道,“等会哥喝够了,喝满意了,借个尿遁就跑,多合理!店家上了那么多好酒,可是一直盯着咱呢,我一晚上没上过茅房,等会去一次就会显得很正常……然后咱们就溜。”

“笑哥,说好的不赖账呢?”柳悄悄小手努力拍了拍眉千笑的脸,“师傅在天之灵留下的坏习惯快滚开!恶灵驱散!”

师傅只是很少出场而已,还没死好吗!而且已经预定好他死了之后肯定是恶灵吗!你果然是居家必备的好徒弟呢,师傅没白疼你!

“哥这不是赖账,你看,哥一身锦衣袍的,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眉千笑打了个响指,仿佛已良策定邦的军师,胸有成竹指点江山,“店家随便一查,上拱卫司追个债,很容易就查到哥啦。到时姜譲为了顾及拱卫司和小队的面子,肯定第一时间上去赔罪加买单,这账不就结了嘛!”

“好贼啊。”柳悄悄嫌弃地“咦”了一声,精美如画的脸蛋突然好像发现了什么,微微抬起:“但是笑哥,回头姜大哥还是会找你算账的。”

“那有什么,你也看到,我喝了这么多酒,我就说我这天晚上醉糊涂了不省人事了,忘记结账就走了呗!合情合理,姜譲肯定接受哥这个解释。这顿酒的钱对姜譲来说也只是毛毛雨,那家伙在茶商会立了大功朝廷可是奖了许多银子呢,不会和我纠结这点小钱。再说,姜譲不喝不赌没有任何花钱的不良嗜好,这些钱放着也是放着,生不带来死不带走,我得帮他用一些啊,不然那些银两多寂寞。那些银两实现不了自己的钱生价值,会自闭会悲伤会话悲凉……”

“我……还……真……是……谢……谢……你……”一声压抑着怒火的男低音从眉千笑背后传来,“也替银两谢谢你……不过你先实现你的人生价值吧!”

啪嗒一声,眉千笑感觉一只巨掌抓住了脑袋,一阵一阵夸张的力劲传来,很……舒服啊。这个力度不错,正好拿来醒酒。

然后就被抓这脑袋磕在桌子上,连续磕了数下才停手,吓得附近一圈客人和店家都以为来人寻仇准备报警了。再一看,我去,寻仇的人就穿着锦衣袍呢,这警还怎么报?直接报给他行不?

我去……咱们的悄悄诶,姜譲来了你他喵给个暗号啊!被他当面听到哥这话,以后还会帮哥买单吗!!

尽管这样的力道伤不了,眉千笑还是非常给面子地苦着脸:“呀呀呀呀,疼疼疼,疼死我了!谁!公然袭击锦衣卫,不想活啊!”

“锦衣卫个屁……你这个样也配?对于你还没被踢出拱卫司,我深感不满。”

一个冷峻的男子,不,应该是少年,只是长得比较老成。一屁股走到眉千笑对面坐下,二话不说先扯了一块下酒的牛肉津津有味吃了起来。

不行啊,这货晚饭不是吃了很多吗,怎么还一副没吃饱的样子!血刀门的弟子真心养不起啊,改天还是把血刀门踢出魔教堂口吧!看起来好吓人!

“宇仔来了啊!那姜大哥肯定也来了是吧!啊哈哈哈……刚才的话,只是我喝醉了胡说八道而已。”眉千笑借机扯开话题,把姜譲的大手抓下来,回头一看,姜譲小队来了,连忙招呼大家就坐,“都坐啊,给譲哥客气啥,反正我一文钱都没带。小二,再来八碗饭,宇仔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多吃点。还要个清煮白豆腐,出家人吃斋我明白。寒宁你想吃冰糖葫芦还是桂花粥啊?”

听到八碗饭,仇浩宇眼睛一亮,不过那声异常亲切的“宇仔”是怎么回事?我和你这无赖很熟吗?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