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白!关平安不住点头,“我有交代过的。谁要是上门,只管接待。但该保密的还是要保密,也要避开来客进入后面工作间。”

“除此之外?”

“我在倒座房让人整了一间办公室,见着了没?目前我是没计划对外销售,不过也会开始接些私人订制。”

囤货归囤货,资金还是要回笼一部分的,顺便还能在圈子里先打响名声。此举倒是正合关有寿的某些想法。

深秋的夜晚,就是没有细雨纷飞,还是寒意俞浓。谈完事,祖孙仨人又扯了会儿闲话,也到了老爷子该休息的时间。

从屋里到室外,一阵风刮过,夜晚的寒意让人不由地打了个激灵。关平安赶紧建议她老子在这样的天气带她娘去后院泡温泉。

她?

她有小葫芦在手,不用的。倒是有时间的话,完可以上哪个温泉区试试能不能往小葫芦内引进一口温泉池。

对闺女这个不合理的想法,关有寿实在不知该怎么说才好。在四季如春,温度适宜的小葫芦内跑温泉?

你确定不是太无聊?他闺女不嫌热得慌,他都替水葫芦感到委屈。有这个时间,你还不如早点歇着得了。

来来来,除了有此“奇思妙想”以外,你这几天还干了啥了不得的坏事没有?哼哼,熊丫头,你懂的,坦白从宽。

“没啊。”

短发美女

“小北可都说了。”

“骗人~要是问以前,我还没准犯了啥错,可这几天?一准没的。你闺女我最近可老实可老实的,不信你搭搭脉。”

你以为你老子是你哥,那么好忽悠的?关有寿好笑地看着边侧身走着边伸出手腕的闺女,“真的?”

“比珍珠还真。”

“奇怪了。”

“咋了?”

“这不像你的作风啊。出了笼子不是更会鸡飞狗跳?来,跟爹说实话,你这是在预谋啥时出大招?”

“嘿,嘿……哪呀,我可是爹爹的好闺女。谁见了你闺女不夸你闺女长得好,性子好,啥啥都好。”

“长得好,这一点,爹信。毕竟我和你娘俩人就长得都不赖,你又机灵,还尽会往好里挑着长是不?

要说你性子好?这一点,爹也信。只要没人惹毛我闺女,就我闺女的心性,她是绝对不会先朝人出拳头。

唯独啥啥都好,爹自个都没信心点头。爹就怕这刚一点头,我闺女一转身就溜出去当夜猫子是不?”

“哪呀。爹爹,你要对你闺女有信心才对。这世上就找不着像我这样十十美的好姑娘。不信,你报个名儿来。”

“多了去!你看,小花,小红,小绿……”

关平安乐得咯咯直笑。

傻闺女一个!就这一句话就能把你乐成个小傻子了?关有寿好笑地揽过乐得连路都要走歪的闺女肩膀。

“爹?是不是你和安安吗?”

“是爹!……得,你哥他们俩人过来了。”关有寿摸了摸挽着他胳膊行走的闺女脑袋,“这次可算没钱了吧?”

“是滴。”

“语气有些飘。”

“是!”

“爹,我娘还在我妹那边。”关天佑看着走近的父女俩人,笑道,“是啥?妹,你又惹咱爹担心了?”

“我才不会呢。是爹爹问我哥哥是不是有对象,我说是。”

“我是你亲哥,不带坑你哥的。”

“好吧,我坦白好了。告诉你一个特大喜讯,咱爹要带咱们环游世界了,高兴不高兴,开心不开心?”

“何时?”

“明年。”

“哦。”

“哦啥?是真的。”

关有寿好笑地看着一对儿女你一句我一句,松开闺女,拍了拍走到他身边的齐景年肩膀,“怎么穿得这么少?”

“我哥害羞了顾不上穿外套。”

关有寿笑笑摇头,没问他大儿子害羞什么。能让他家大儿子害羞的,左不过就是涉及到一句“宝贝”的事上。

为了这一句“宝贝”,这几天孩子娘就一想起乐呵个不停,连带着孩子太奶奶也跟着起哄还是越早办喜事越好。

“眼看天气一天比一天冷,你们仨可都给我记住出门一定要多穿一件。别占着自个练武体质好就不当一回事。”

“好。”

前面正与关平安你一句我一句嘀咕的关天佑突然转头插了一句,“今年咱们是看不到雪了对吧?”

是啊,看不到了。就连先生,他也只能在寄几份信,想给他老人家亲自打电话聊几句家常说说趣事也是不易。

这会要是在老家,这时节应该差不多要开始准备年礼,下个月开始大中他们就会陆陆续续给他寄来不少包裹。

还有那些同学好友,大伙又会围着一起评出谁的单位发的福利最多,起哄对方必须要请客,可结果人人都出份子。

“回来啦?”

唯一不变的是,媳妇还在他身边,孩子也在他身边。关有寿抛去心里突然冒出的思乡之情,朝叶秀荷笑笑点头。

相比起他来,最想家人的应该是他媳妇才对。“出来干嘛?我正说孩子们穿得少,你也不套件外套就回来了。”

“不冷啊。我这不正寻思着和你一块回去?宵夜已经给你太奶奶送去了,就你哥他们俩还没吃。”

关平安连连点头表示知道了。

“行了,别光站着。你们仨要是不想早睡就先进屋吃了再睡。我和你爹先回去,别忘了十二点前一定要先睡。”

“好的。”

“不会忘了。”

齐景年点头。

这是她家仨孩子回话时一贯的表现,但还是让叶秀荷轻笑出声。挥了挥手示意他们仨人进屋,她挽起关有寿的胳膊就走。

他们两口子要是不赶紧回去,她家的三个傻孩子还会一直在外面等着见不着他们两口子的身影这才进屋。

“去不去拐过去先瞅瞅孩子太奶奶吗?”

关有寿转头望了望老太太院子的方向,摇头,“算了,明早再去。我奶这会儿应该差不多已经回房休息。

我这一过去,她又要出来,心里不定还以为家里出了什么事情。今晚大娘那边的宵夜是谁送过去的吗?”

“李婶。孩子们后来出去,我就去了咱奶那边,没去娘那。不过我有给她打了一个内线电话,娘她让我不用过去。”

“辛苦你了。”

“老夫老妻的,说这话干啥。咋了,有心事?”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