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可汗陛下绝对是有功必赏的人,只不过有些人早,有些人晚罢了。给李承乾的奖赏可谓是晚了八秋了,不过,还好,毕竟没有忘了。

鉴于太子和六率在西征中建立的卓越功勋,皇帝特许六率转为募兵制,兵员扩充到六万。这可让朝中的将领们看了是个个眼红。不过他们也没什么好说的,因为皇帝一早就把他们的嘴堵的严严实实的了。

原来皇帝在西征胜利后,已经给十六卫每卫增加了一万募兵,现在再去找皇帝闹,那可就不好收场了。再说六率的将士也让他们充满了敬意,尤其亲身参加过驰援星宿川的将军们,对于太子麾下这支劲旅没有不竖大拇指的。

士兵多了,秦怀玉和房遗直自然也比以前要忙的多,也就没有太多精力去管那个整日在营中活蹦乱跳的齐王。

深知这小子难缠的李承乾不得不把他调到苍文书院,谁知道经历近两年的军旅生活的李佑还是那个德行,诗词歌赋不管教多少遍,回头一考就是一问三不知。

不过,对于李佑来说,除了枯燥的课业之外,这里没有宫规和军法管着,简直就是天堂一样的存在好不好。

更为重要的是,这里还有一群将门出身的孩子,比如说段瓘、段珪、尉迟宝环、程务挺、张大素、张大安等人,闲得时候可以和他们切磋一下拳脚,这小日子可谓是舒服的不得了。

当然,这些人中最让感兴趣的就是裴行俭,这小子不仅功夫好,而且还有家里的老人传授兵法。每次推演的时候,李佑都让这小子收拾的狼狈不敢,一点面子都不给这位齐王殿下留。

殷元是书院中唯一一个带兵打过仗的将军,而且出身将门,这兵法课的任务自然也就只能交到他身上。虽然李承乾也认为他讲的很烂,但没办法,毕竟没有那个将军放着兵不带,到这里来哄这些孩子们。

由于在兵法上没什么建树,所以殷元也只能给学子们讲一些自己经历的一些战阵和他听说过的战例。

文官家庭和庶民出身的学子们听得倒是津津有味,但是武勋世家出身的学子们对此却是提不起一点兴趣,这么老套的故事他们打小听都听腻了,尤其是裴行俭和李佑,特么的竟然睡着了。

殷元虽然有些木讷,但不是傻子,师道尊严的道理他还是懂得,这两位少爷竟然如此的不给面子,要是不收拾他们俩一顿,那自己以后在书院还怎么混。

清纯美女倪歆柔气质写真

所以本着是可忍孰不可忍,叔可忍婶不可忍的道理,殷元拿着戒尺狠狠地给了李佑和裴行俭一人一下,疼的这两小子是一阵的龇牙咧嘴。

“李佑,裴行俭,你们二人竟然公然在上课的时候睡觉,这是何道理?你们俩的眼中还有书院吗?还有我这个老师吗?”

看着殷元一脸怒气的样子,李佑都特么有些无奈了,要不是大哥警告自己在这里不得使用皇子的身份压人,还能让殷元这老小子这么猖狂。

“先生勿怪,本王,啊不,学生昨夜睡的太晚了,所以有些瞌睡,请先生责罚。”,话毕,抱着一肚子委屈对殷元拱了拱手表示歉意。

看到李佑这个太极宫小霸王如此的尊师重道,殷元满意的点点头,可当他把头转向裴行俭的时候,看到他撅着嘴望天的死样子,差点没把他鼻子气歪了。

随即没好气问道:“裴行俭,你也是昨天睡的太晚了,所以才瞌睡的吗?”

“学生没有齐王那么多烦心的事,吃的好,睡的香,只不过觉得您讲的课甚为枯燥罢了。

您知道,学生出身将门,先父和先兄都是天下闻名的将帅,您将的这些和他们经历的战阵比起来,可是差的远了。”

什么,自己怎么说也是打过十几年仗的老将了,今儿竟然让裴行俭这个十几岁的娃娃给鄙视了,这特么还真是奇耻大辱了。

“为师承认,他们在战场上建立的功勋,不是为师可以与之相比的。可他们是他们,你是你,这不是你上课睡觉的理由。再说为师这些经验都是在战场用血换来的,岂是你这个黄口孺子能小看的。”

裴行俭对于先生的怒火是一点都不在意,随口说道:“家父裴仁基。”

“为师说了,他们在战场上建立的功勋和你没关系!”,殷元的话音不由的又冷了几分,自己怎么也算是百战余生的老将,要是压不住你这小兔崽子,那特么以后在这里可就没法混了。

“家父裴仁基。”

听到裴行俭还敢这么说,殷元不由的火大,要是在军中有人敢对自己这么无礼,老子早把他打的满地找牙了。可就在这时,殷元看到了太子从门外走了进来,还对他作了打的手势。

“裴行俭,你可敢在再说一遍!”

“家父裴仁基。”

裴行俭话音刚落,殷元一个健步就冲了上去,将裴行俭按在桌子上,用戒尺狠狠的抽他的屁股,打的裴行俭不停呼唤救命。

学子们此时当然也注意到李承乾的存在,心中的那份义气早就抛到九霄云外去了,那里还敢动了。不过就算李承乾不来,他们顶多也是嘴上给求求情,那还敢上去拉。

在大唐对自己的老师不敬的话,那丢的可不是他们一个人的脸,整个家族也都会冠上野人的帽子,师道尊严可不闹笑话的。

待殷元打完了,李承乾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讲台上,扫视一眼堂内学生,沉声说道:“不用问,孤也知道殷元为什么发怒!孤知道,你们中的很多人都出身将门,他们的战功和品级都要高过你们的先生。

这确实是个事实,孤也承认这一点,但这不是你们嘲笑先生的理由。孤曾和殷元一起参加岷州战役,在战场上,你们的先生绝对一员优秀的将领,他所教授的战场经验会让你们受益终生。”

“在苍文书院你们首先要遵守的就是尊师重道。所以一人犯错,体受罚,一会儿下了课,体去操场跑三圈。

另外,李佑和裴行俭,晚膳后到孤这报道,小屁孩儿,还反了你们了。”,话毕,李承乾拂袖而去。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