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赵旭早起后盘坐在床上,练起“易筋经”的内功来。

每个吐纳呼吸一次,为一次吐纳,三十六次为一个小周天,七十二次为一个大周天。赵旭连续打座了两个大周天,顿时感到体内内力充盈,神清气爽,一扫身体的疲惫。

昨天他风尘仆仆赶路了一天,又后半夜才睡的。完成打座练气之后,整个人变得精神奕奕。

打座完成后,赵旭又到院中,拾了一截木枝当做长剑,练了两遍“裴旻剑法”。

世外高人“老叫花”曾经对赵旭说过,赵旭如果坚持练习“易筋经”,将会在十年之内突破“天榜”跻身为“神榜”高手,成为最年轻的“神榜”高手。所以,一有空闲,赵旭就勤勉练功,从来不敢懈怠。

实力,就是赵旭保护家人的根本,也是叫板“厂狗”的底气。

两遍剑法练完后,赵旭身上早已经被汗水浸湿。

赵旭见年尧站在不远处的地方,丢下手中的树枝,缓步朝年尧走了过去。

年尧眼神里满是溺爱赞许的神色。

他是看着赵旭长大的,如今见赵旭有这么高的成就,年尧自然非常欣慰。

“旭少爷,我虽然不懂武功,但离得老远,都能感受到你这套剑法的杀气。仿佛我一踏进你气场的圈子,就会受到攻击。”年尧笑道。

“不错!”赵旭点了点头,对年尧说:“我这套剑法是从唐代一幅墨宝中自悟出来的,端得是高深莫测。如果有人靠近,的确会被剑气所伤。”

清纯美女思恋回忆在秋季

“少爷,我今天就能将人召齐,你要什么时候开始行动?”年尧问道。

赵旭想了想,说:“时间宜早不宜迟,只要你召集好人手,立马就展开行动。对了,刘冠那小子,现在是在苏城还是在杭城?”

“在苏大中医院。听说,刘家请了国内外最好的骨科专家,来给他进行假肢的安装。”

“苏大中医院?”赵旭闻言皱起了眉头。对年尧问道:“年老,有办法能让我混进苏大中医院吗?”

“少爷,你还记得李星这个人吗?”

“记得啊!怎么了?”赵旭反问道。

李星,是赵旭父亲赵啸天收养孤儿其中的一个。后来,赵家迁居国外,当时赵啸天收养的几个孤儿,部留了下来,由年尧继续资助他们上完大学。

年尧对赵旭说:“现在李星在苏大中医院,任胸外科主任,我找他就行!”

赵旭听了大喜,对年尧催促道:“年老,那你赶快和李星联系,让他带我混进去!”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年尧信心十足地说道。

早饭过后,赵旭坐在院子里,正在苦思着下一步行动。

这时,年尧带着一个三十左右岁,戴着金丝边眼镜的男人匆匆走了过来。

虽然有很多年没见过李星,但赵旭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

年尧带着李星来到赵旭的面前,李星恭敬对赵旭问侯道:“旭少爷!”

“星哥!”赵旭笑了笑,主动向李星伸出了手。

两个男人的大手,紧紧握在一起。

“旭少爷,你的变化好大!”

“可你没怎么变?最大的变化,就是戴上眼镜了。”赵旭笑了笑。

若不是有赵旭父亲赵啸天的资助,李星绝对没有今天。所以,他虽然在“苏大中医院”工作,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报答赵家的恩情。

李星也听说了赵啸天出事的事情,可他只是一名医生,只有干着急的份。早上接到年尧的电话后,说赵旭需要他的帮助,李星二话不说匆匆赶到了赵家祖宅。

“成家了吗?”赵旭对李星问道。

李星“嗯”了一声,说:“成家了!她是我们医院的一个护士长。”

“不错!”赵旭点了点头,对李星开门见山地说:“星哥,你知道刘冠住在你们医院吧?”

“知道!但他的病房属于特级看护,根本进不去!”

“没关系,你利用职务之便,带我进苏大中医院就行。”

“这好办,只是要委屈需要少爷了。我就说你是我新招来的实习助理,这样才能掩人耳目。”

赵旭点了点头,对李星说:“那就这么办!”

“旭少爷,你什么时候要去苏大中医院?”李星问道。

“现在!”

“我的车停在门口,那你跟我走吧!”

“好!”

赵旭点了点头,叮嘱年尧力去办他昨晚吩咐的事情,跟着李星离开了。

赵旭见李星开得是一辆黑色奥迪A6,看起来混得还不错。

坐在车上,李星一边开着车,一边与赵旭聊起了分别之后的事情。赵旭这才知道,当年父亲赵啸天资助的那些人,个个在社会上立住了脚,在各行各业都有建树。

或许,这就叫种什么因,得什么果吧!

如果不是赵啸天当年资助了李星他们这些孤儿,李星也不会心意来报答赵家。

快到“苏大中医院”的时候,李星正准备叮嘱赵旭,让他进医院后,紧跟住自己。却发现旁边坐了一个陌生男人。

这一发现,吓了李星一大跳!

“啊!旭少爷,你这是……?”

赵旭伸手一抹,一张薄如蝉翼的人皮面具落在了他的手中。他对李星解释说:“星哥,带上这东西,应该没人认出我了吧?”

“旭少爷,你这是怎么做到的?”

李星不知道赵旭这手绝活叫“易容术”,还以为赵旭会川省的“变脸术”呢。

李星不是武林中人,就算对他解释,他也听不懂。

赵旭繁衍着说:“这是一种伪装术,不会被人认出自己。”

“旭少爷,你这手真绝了。别说别人认不出你,连我都认不出你。要不是知道你坐在我身边,我几乎以为大白天活见鬼了。”李星擦了擦额头的冷汗,显然被吓得不轻。

赵旭拍了拍李星的肩膀说:“别紧张!到时候,你帮我弄个合适的身份,你就忙你的就行。”

“旭少爷,你要杀了刘冠吗?”李星恨声说:“老爷的事情,我听年老说了。要不是刘冠的病房守护森严,我都想刺杀他了。”

“别冲动!你不是武林中人,不要趟进浑水中来。星哥,你现在已经有了老婆,还是要以家庭为重。一切有我,我这次来,就是让他们付出代价的!”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