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衡”二字是帝王必修的二字,别看这两个字在面上挺好理解的,这里面的精髓和火候可不是那么好把握的,李承乾也是跟李纲学了好些年才融会贯通的。

以王珪和魏征二人来说,为了快速有效的削弱漠北诸部,李承乾不得不摒弃成见和太原王氏合作。巨大的利润是能让双方合作的是非常愉快,可李承乾心里清楚,这种蜜月期是不可能长久的,现在与他们亲密无间,可长久下去必是养虎为患。

而暗地里给魏征培养清流的官吏就是制约他们的一记杀手锏,世家的根基就在于土地和匿藏的人口,一旦朝廷推行普查田亩人口的政策,那他们暗地里的藏着那些财富也就暴露于众目睽睽之下。

这样一来,朝廷不仅能收回大量的土地不说,还能追缴多年来这些土地积欠的赋税,同时有效的压制世家们的野心,削弱他们的实力,为将来打下坚实的基础。

承庆殿的政务依旧繁重,不会因皇帝身染沉珂而废弛,加之太子入朝辅政多年,很多事他都可以一言而决,所以朝臣的本章和各州的急件并有耽误下来,大唐帝国的国家机器也依旧在有序的运转着。

李承乾监国的时候有个规矩,不管是官阶高低,事情大小,上本的言事没有问题,但必须提出可行的建议,凡是模糊不清或者一退六二五的,那结果就只有一个,罢官。

所以,每次太子监国就是众臣头疼之际,印把子在人家手上,怎么施政是太子的自由,为了保住自己的官位,还是较劲脑筋的对付过去吧。一位有一位的处事方式,皇帝喜欢把问题提出来,然后大伙一起的讨论。而太子则喜欢干净利落,主动放权给下面的官员让他们自己解决,有功则赏,有过责罚。

这也就是李承乾仅用半天时间就处理一天政务的原因,所有的奏本只要批“可”或者“驳”两字即可,大大节省了时间。

干完了活,李承乾一边活动着酸痛的膀子,一边向丽政殿走去,皇帝病情稳定,精神日渐饱满,食量也比前几天强多了,所以看着他身子骨好了起来,李承乾的心里也跟着高兴,这步子随之也轻了不少。

刚迈进西跨院就看到李治那小子坐在廊下,膝盖上放着一碟糕点,一边吃着,一边看着来来往往的宫人们,脸上还荡漾着耐人寻味的笑容。不用多说李承乾也明白,皇室的子弟成熟的都早,别看这小家伙还是个小豆丁,但耳濡目染下也学会了臆想。

上前了两步靠着李治坐了下来,拿起一块糕点尝了一口后,李承乾不由的调侃了一下:“稚奴,是不是觉得这些姐姐长的可真好看,要是都送到你殿中就好了,每天起来都能看着她们莺歌燕语的多有趣,是吧!”

听到大哥说了这样羞人的话,李治的小脸腾的一下就红了起来,连忙摆手说道:“没有,没有,小弟可不敢这么想,这要是让母后知道了,那可是要挨板子的。大哥,你行行好,千万不要在母后面前说啊!”

嘟嘴卖萌美女明亮电眼白丝长腿居家喝牛奶写真图片

李治这明显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你没看的话,为什么怕长孙知道呢?小家伙慌慌张张的样子让李承乾觉得好笑,这小子殿内的宫人都是年龄比较大的,这和他在历史上的喜好倒是颇为相似。

嗨,在这方面其他几位皇子倒是从皇帝那里继承了“好色”这个优秀的基因,以李恪和李泰例子,单独开府后,这后院的女人是弄了一批又一批,而且还舔着脸说是为了皇室开枝散叶。对于这样不要脸的说法,李承乾只能撇着嘴点头,没办法,谁让人家说的“有理”呢!

摸了摸李治的脑袋后,李承乾淡笑道:“小屁孩,毛都没长齐就学会看姑娘了,好了,大哥不跟母后说就是。不过,听说前两天王家将小姐送到宫中,怎么样,还顺你的意吗?”

皇帝有生病,作为准儿媳,王家还是把小姐送进了皇宫,依礼在寝殿外给磕了几个头,更为主要的目地让这小两口先接触一下。李治作为皇帝最小的嫡子,深受帝宠,封地又在晋阳对他们王氏以后也是极为有利,所以提前培养下感情是十分必要的。

听到大哥提起王家的小姐,李治的嘴撅得都能挂个油瓶了,怏怏说道:“真不知道父皇是怎么想到,为什么选择了王家,看看那小丫头面相就知道不是一个善茬,而且规矩还大,脾气也大,我不喜欢她。”

看着李治滔滔不绝的说这他和王家小姐相处一天的琐事,总结起来除了不快二字外就没有别的。不过,这也并不奇怪,李治作为皇帝最小的嫡子,历来是帝后眼中的宝贝,老人爱幺儿就是这个道理。宫里的嫔妃、宫人、宦官,包括皇宫中的军队,那个看到他不当祖宗供着,冷不丁来个不惯着他毛病的,心里不起强烈的反感就怪了。

而王家的这个小姐,是现任家主的嫡亲孙女,而且还是目前未出阁唯一的一个,作为五家七姓之一的王家,底蕴深厚,富可敌国,他们家中的小姐受到的教育和享受的待遇并不比皇室公主差,所以自带一些女王属性也是可以理解。

以程家为例子,闲话时听程处默说,在他们家后院绝对是母亲当家,别看程知节在外面的时候的很凶,只要是回了家,那绝对老实的跟猫咪一样,由此可见世家的嫡女是有多么厉害了。

“呦,看不出来,孤的九弟真是长大了,都会看面相了,来,跟大哥说说,你这看面相的手段是跟谁学的,李淳风,还是袁天罡?”

对于哥哥的取笑,李治毫不以为意,又想到小时候只要自己撒娇,大哥那都无有不准。于是心生一计,抱着李承乾胳膊,脸上荡漾着谄媚的笑容,讨好道:“大哥,你最好了,你能不能和父皇去说说退了这门婚事啊!求求你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