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人在欢声笑语中吃完午饭。

当然,琪琪除外。

它吃饭的时候小脑袋一点一点的,煞是可爱,刚吃完就赖在邵母的腿上沉沉睡去。

邵子峰今天难得在家,吃完饭就被邵母拉着看比赛。

和喜欢看肥皂剧的中年大妈不同,邵母关注的是国内国外的各种赛事,你随便跟她说一个稍微有些名气的选手,她都能给你说出个子鼠寅卯。

与科技侧的时空不同,这个世界上因为变异生物的出现,各种赛事要比电视剧和电影更受欢迎。元素系绚丽诡秘的技能,物理系拳拳到肉的激情碰撞,都不是电脑特效所能比拟的。

电视里现在正在播出的是由帝都电视台举办的一场微赛事,参赛者也都是帝都各所大学的学生。

这种微赛事因为赛期短,受众又广,所以很受赞助商的喜欢。

而对于帝都各大学的学生而言,比赛的那些奖金他们是看不上眼的,能来帝都的哪个差那点钱。

他们之所以热衷参加这种赛事,不光是因为可以让自己的宠兽得到很好的锻炼,积累比赛经验。

更主要的原因是可以在国观众面前露脸,如果表现优异能提前俘获一批粉丝,那么对以后的道路有很大的帮助。

此时电视中将要进行的是三十二进十六的赛事,两个主持人还在尬聊。观众席上大多都是帝都本地的居民,不时为自己支持的选手打气。

气质清纯白净雨天美女图片

“观众朋友们下午好,欢迎收看《帝都大擂台》,本场比赛由白雕集团赞助举办,下面有请选手登场。他们分别是,来自帝都大学战训系大一的李木子!还有水木大学战训系大二的苏肖明”

主持人喋喋不休的介绍着他们的信息,邵子峰一开始对这场赛事还是有点兴趣的,可是当看到他们的宠兽以后,兴致瞬间消散了大半。

两位选手的宠兽都不是什么罕见的品种,并且还是没有进化的初始种,实力不会超过二阶。对于邵子峰这种二阶随便虐的选手来说,实在没什么意思。

邵母倒是看的津津有味,不时点评几句,倒是比两个新人主持的眼光还要毒辣。

似乎是看出来邵子峰兴致不高,邵母头也不回的说道:“对了,儿子,大学生杯地区赛什么时候开始啊。”

这倒是给邵子峰问住了,刚穿过来时他没有关注过这比赛,稍微回忆了片刻用不确定的语气回道:“应该就在年底?现在校队的人选还没定下来,学校那边又出了点事,今年的校队选拔不知道会不会受影响呢。”

“哦。”邵母随意的点点头,目光紧紧盯着电视随口问道:“那儿子你参加嘛?”

“参加啊。”邵子峰笑眯眯的看着邵母。

“哦!这样啊,不参加也好,反正你才大二,毕业前还有机”本来漫不经心的邵母突然回过神来,转过头目光炯炯的看着邵子峰:“儿子,你刚才你说什么?”

邵母只是怕邵子峰无聊才没话找话,根本没想到邵子峰会参加,所以一时有些不确定。

邵子峰笑眯眯的说道:“我说,参加啊!”

听到邵子峰确定的答复,邵母脸色涨的通红,双手有些颤抖,不知道往哪搁,憋了半天最后说了句:“儿子你晚上想吃啥,妈妈现在就给你去买。”说着就要起身去换衣服。

“妈。”邵子峰拉住她的手,轻轻拍了拍:“你先坐下,我正想给你说这事呢。”

“好好,你说,妈妈听着。”邵母借着关电视的功夫,偷偷用有些粗糙的手擦拭了下眼角,然后做到沙发上,一脸认真的看着邵子峰。

邵子峰能清晰的感受到邵母内心的喜悦,这让他有些话不敢跟老妈明说。就比如他一直顾及到如果自己出了意外,留下母亲一人该怎么办。

可是,邵子峰不知道的是,邵玉颖一直都是个要强的女人,没结婚前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去当兵,可惜天不遂人愿,因为家庭原因,最后留在家里当了老师。

不过虽然没有当成兵,最后却嫁给了军人,成为军嫂也算圆了她一个梦,那两年是她这一生最开心的日子。

谁曾想这个男人不仅没有让她骄傲,还让原本要强的她一辈子都觉得比人矮一头。

逃兵啊,多么沉重的一个词汇,在“未知复苏事件”初期,那么多军人为了国家人民挥洒热血的特殊时期,他却成了逃兵!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她邵玉颖羞愧的甚至想死了算了,只是这个时候,邵子峰来到了她的生命里。

后来她又把部的希望寄托到儿子身上,希望他能出人头地。

然后…

儿子又被养废了。

随着年岁渐长,她的心气儿也被磨没了,就在她要认命的时候,儿子的转变又给了她一丝希望。

当然也只是一丝希望罢了。

直到刚才,儿子亲口告诉她要去参加比赛,她开心的都快疯了,如果不是顾及长辈的颜面,她都恨不得像小女生那样欢呼出声。

“妈,我打算最近就离开,所以”邵子峰有些犹豫,他怕自己突然离开会让妈妈担心。

“嗯嗯。”邵母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飞快点着头:“还有呢。”

???

邵子峰有点懵了,您这反应不对啊。

他决定再加点码:“我可能回去些比较危险的地方历练,您一个人在家…”

“嗯嗯!”邵母连连点头,一脸你放心去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邵子峰深吸一口气,心中不停安慰自己:“我说的这个最近…可能就是明后两天。”

说完,他眼巴巴的看着邵母,期待能在老妈眼中看到不舍。

“呀!”邵母惊呼一声。

邵子峰心中一喜,果然,你还是在意我的吧!

“哎呀,你这孩子怎么不早说,我这就给你你收拾行李去!”邵母一脸埋怨的看着他,把琪琪塞到他怀里,忙碌了起来。

邵子峰彻底石化了。

您这一副恨不得马上送我离开的急迫样子是什么鬼?

说好的母慈子孝呢?

说好的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呢?

您真就是慈母手中剑,游子身上劈呗?

那我还整天小心翼翼的苟什么哎!

(ノ=Д=)ノ┻┻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