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勒,今天你可是立了大功,老大肯定会奖赏你的,幸亏你有一张好脸。”

一个黑人壮汉对一旁的白人醉醺醺的说道,手里还拿着一瓶红酒往嘴里灌着。

“布拉罕,要不是你们,她们肯定有几个会跑掉的。”

白人米勒笑了笑,典型的金发碧眼白人面庞,确实让他在非洲得到了不少优势,特别是对于这些少女来讲。

另一个白人赖斯脸色有些不好看,手中的酒杯一摔,“靠,雷金纳德去了那么久,他不会忍不住先干起来了吧!”

“这回有十七个女人,绝对可以大赚一笔!”

“你说还是有个帅脸好啊,米勒一出现,那几个女孩就围上来了。。说什么都信,一次就可以带回来三四个。”

“你看赖斯,就带回来了一个,还是强拉回来的,哈哈哈!”

“你们TM的一个都弄不回来,笑个屁!”

白人赖斯骂道一句,自从米勒来了后,自己的地位是越来越低了。

黑人都讨论起今天的战绩起来,竟然一天的时间就带回了十七人,除了有一个女的反抗太激烈给打断腿了,剩下的都准备送到码头去。

九个人围在桌子上吃喝着,气氛却十分热闹,时不时望着大门,在期待着什么。

梨树下的琵琶女郎纯净迷人

‘哐当’

大门被踹开,一个一米九几的大高个黑人从船舱内部走出来,一手抱着一个昏迷的女人。 。直接将两人给扔到沙发上。

“F**K,这两个女的还不轻,你们再要自己去。”大高个喘了一口粗气说道。

“雷金纳德,已经五个小时了,她们怎么样了?”

“都躺着,好像有个快死了,要扔海里去吗?”大高个一手抓起一块肉吃了起来,毫不在意的说道。

拉卡沙看了一眼两个昏迷的女人,嘴角一撇,“都没有醒,一点乐趣都没有,我去拿解药,在扛一个过来,就两个女人,你们也想她们死吗?”

转身向后舱走去。

利欧此时也轻轻的落在了船舱的顶部,破妄金眸一直都开启着看着里面的情况。

船舱内部的几人已经开始对两个女人动手动脚了起来。

陡然间听到了头顶上的钢板舱顶传来了巨大的金属形变的声响。

随着一阵金属的强行扭曲声音。正义大角牛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撕扯断裂开的金属边缘,部向内部延伸了进来,形成一个大洞。

其中飘下来了一个小小的身影,直接踩到了桌子上,站在了所有人的中心。

利欧虽然唇语没有非常熟练,但是基本上也看出来了这帮人渣是干什么的。

这是利欧最最憎恨的一种人,心中的杀意根本遏制不住。

看着他们熟练的模样,这种活绝对不是第一次干了,更不知残害了多少人。

其中有三个黑人警惕的迅速拿起了手枪对准了利欧,另外几人看到了只是个小孩,哈哈大笑了起来。…,

“一个孩子,哈哈哈,孩子来救妈妈了。”赖斯嘲讽道。

高大黑人雷金纳德倒没有多说话,面色狰狞的直接一记重拳挥了过去。

“去见上帝吧!”

目标方向正是利欧的白净小脸蛋,而利欧这次,却没有带任何面具。

巨大的拳头破空击打了过去,却被一只完与之不能对比的白净小手挡住了。

抓住了他的拳头,用力一扭,巨大的力量直接让他的右手手腕断裂。

雷金纳德捂着手,哀嚎着躺在了地面上。

另外三名黑人竟然也没有犹豫,纷纷准备开枪射击。

利欧右手轻轻一抬,准备开枪的三人纷纷将手枪对准了自己的脑袋。

其他人看到这一幕也都惊恐不已,赖斯还想继续举枪对准利欧,但是手臂才刚刚抬起一半。

‘砰!!’

就听见三枪合成一声的巨大枪声,三个举枪黑人,脑袋太阳穴上都出现了一个血洞。

巨大的枪响声传遍了整个船上。。正拿着解药在后舱挑选女人的拉卡沙也听到了这一枪声。

“F**K,说过多少遍,不准在码头附近玩枪,克劳老大警告过这么多次,他们找死吗?”

拉卡沙大骂了一句,神情不爽的扛起一个女人,向舱内走去。

赖斯听到了这一声枪响,举枪的手不由一抖,手枪竟然没拿稳,脱手飞出去了。

手枪还没有落地,直接凭空漂浮了起来,顶到了赖斯自己的脑门上。

利欧环顾了一下周围还剩下的六个人。

“你们准备绑那些女人去哪儿?”

说着,背部浮现出了两根金属刺,破空飞出,直接穿透了其中一名黑人的

双肩。

“啊!”痛苦的惨叫传出来。

那人的背后也掉出来了一把手枪,依旧没有落地,直接塞到的那人的嘴里,强行堵住了他的喊叫声。

“再问一遍。 。你们准备绑这些女人去哪儿?”

另外那三把手枪也各自找到了自己的对象,顶在了他们的脑门上。

现在,只有米勒,也就是那个比较帅的白人,瑟瑟发抖的坐在沙发之上,不敢动弹。

利欧走到了他的身边,两根金属刺从那黑人的双肩上拔了出来,飞到了米勒的面前,还带着鲜血的尖刺顶到了他的胸口前。

“你来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米勒看着眼前的利欧,双眼充满了恐惧,嘴唇张了张,刚想说些什么。

其中一个黑人就想从口袋里掏出匕首来,准备在背后刺杀利欧。

‘砰!’

脑门上出现一个血洞,倒了下去。

“我说,我说,拉卡沙才是老大,拉卡沙才是!我只是负责带这些女的回来,其他的就不关我的事了!真的。正义大角牛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我是第一次干,不要杀我,求求你!”

米勒根本受不了金属刺一点点扎进来的恐惧,加上周围的几个死人,声音发抖的喊道。

“继续!”

“拉卡沙是跟着克劳老大混的,平时就去城市里找到那些来这里旅游的女人,然后给绑了,卖给克劳老大,或者卖给一些专门搞这个行业的人。”

米勒胸口的金属刺已经扎进去半厘米的了,越发恐惧的急忙说道。

“我真的是才来的,说每一个女的我可以提五百美金!这是我第二次,哦不,第四次干,真的,第四次!”

“克劳?”

“是,尤利西斯·克劳,他是这一片海域的老大,他贩卖很多武器,手底下有好几百人,在这里混的所有人都要向他报备,我们也是的,你不能杀我们。”

米勒看着有些出神的利欧,双手握住自己胸口上的两根金属刺想往外拔去,却根本撼动不了。

‘尤利西斯·克劳?好耳熟的名字,我好像在哪里听过?’

,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