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方宏的提醒下,上条终于发现了眼前的怪异景象。

视线直着望过去,就在直线的走廊远端聚集了三架清扫用机器人,这就令人啧啧称奇了,要知道这间宿舍所配备的清扫用机器人,总共也才不过五架而已,方宏和上条面前的这三架清扫用机器人都在以一定的频率震动着,看起来应该是在打扫一块很脏的污垢。

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充盈着上条当麻的心,他可不是方宏这样的新人,在学园都市读书也有几年了,他自然知道这些大铁桶机器人的清洁能力,毫不客气的说,就算是石油或者口香糖一类的顽固污渍都能连根拔起的干干净净。

“到底是什么东西?”

上条当麻加快了脚步,要知道今天可是有客人来的,他可不想看到因为自己邻居土御门元春因为某些缘故私自喝醉酒呕吐物吐在自己的家门口,毕竟那种对东西于要来自家客人可真的非常不礼貌。

上条当麻走近了清扫机器人,他看到了,有着漂亮银发的少女正睡在那里……

三个圆滚滚的大铁桶不断用身体撞击着漂亮的修道服少女,虽然那铁桶力气很大,但是她却依然纹丝不动,这样子跟腐肉正在被都乌鸦啄食的景象一模一样。

要知道,那些圆筒状的清扫机器人正是为了避开行人跟障碍物才会安装上摄像头,但是眼下的情景却是,漂亮的银发修道服少女,正遭受着非人的对待,就连它们也不把她当做人来看,这真的是太悲惨了……

“茵蒂克丝?”

上条当麻拉开其中一个清扫机器人,当看到她身上伤口的时候,顿时觉得又惊又怒,刚才的轻松只不过以为她是饿的,毕竟上条也见识过她的食量。但是推开遮挡,在趴在地上的少女背后靠近腰的地方,有一道翻起的狰狞伤口,那伤口非常笔直,简直像是用刀片在瓦楞纸板上切割出来一样整齐。

从少女伤口处流出的血,将那及腰被切断的银色长发也给染成了红色。

三架清扫用机器人不断的扭动着,机箱内发出了嘎嘎的声音,底部的滚轮不断的前后移动,非常正经的清洁着地板上的污垢。

白衬衣清纯女孩居家梦幻生活照

这么看起来,就像是在用肮脏的抹布不断翻弄着伤口,想要把少女身体里的东西部吸出来似的。

“住手!”上条当麻赶紧冲过去,费力抱住了一架聚集茵蒂克丝身旁的清扫用机器人。

只不过,那些清扫用机器人为了避免遭到偷窃,本身就做得极为沉重,再加动力十足,凭借上条当麻自己的力量实在是很难拉开。

“方宏君,来帮我一个忙。”

“嗯。”

就算没有上条当麻的请求,面对这种情况方宏自然也不可能袖手旁观,虽然方宏在练拳的资质非常辣鸡,但是这七八年过去了,方宏至少也是第二层次炼筋锻骨的外功高手,单臂臂力达到一百三十公斤,方宏三步并做两步赶上来,凭借着超人一等的力量直接就将清洁机器人给搬起来,然后倒过来放。

铁桶机器人底部的滚轮疯狂的旋转着,然而却并没有什么卵用,它们只能原地转圈圈,方宏继续搬第二个,上条当麻也想有样学样,他不想让这些清扫机器人在吸收‘不断在地板上扩散的污渍’,但是他毕竟只是一个普通的高中学生,虽然拥有非比寻常的‘幻想杀手’,但是单凭体格的话,他完不是方宏的对手。

“上条我来吧!”

虽然学方宏的想法并没有完成,但不管怎么说,上条当麻也算是拉开了清洁机器人,给方宏创造出了机会,方宏接过上条当麻手中的清扫机器人,将它头朝下放好,上条当麻这才凑上前去,面对少女腰上恐怖的伤口,他也有些束手无措。

“用这个,应该还是挺管用的。”

方宏装模作样的把手伸进口袋里,直接从右手上的纳戒中取出了一个青黑色的瓷瓶,拧开盖子递给了上条当麻。

当然这只是治标而不治本,方宏学的是生物学,虽然不是医生但是单看茵蒂克丝嘴唇变成妖异的紫色他就知道,就算利用‘回春散’将她的外伤封闭,体内的大幅度失血也会要了她的性命。

“送医院吧,她现在的情况只能输血。”

方宏一副过来人的样子跟上条说道。

“不,不能送医院。”

一个男人的声音出现在了两人的耳边,声音所在的位置,正是刚才引起了方宏注意的那个逃生通道的黑色影子。

“怎么不能送医院,她这伤势可不能再拖了,再拖下去很危险。”

方宏对于有人反对自己的好意很不高兴,他不满的回过头来,想要看看究竟是谁在跟自己唱反调,难不成他还有更好的办法?

“她是属于我们‘魔法侧’的‘**目录’,在这里她是一个没有身份的人。”

“就算你们带她去医院,恐怕那些医生们也不会接收的。”

说话的是一个皮肤白皙的欧罗巴男人,他的身高看上去目测接近两公尺,容貌看上去似乎比自己还要年轻,单单站在那里,就给人一种居高临下的俯视威慑。他的耳朵上戴着翃心的耳环,口袋露出手机吊饰,嘴角咬着一根已经点火的香烟,香烟随着他的话不断摇晃着。最夸张的是,在他的右眼睑下方,还纹着条码型的刺青。

这是一个魔法师,方宏相信他也看出了自己的身份,虽然东西方魔法师所修行的方式有所不同,但是那种‘神秘’的感觉,不管是那种魔法师身上,都表现的非常明显。

所以即使这个家伙穿着教会神父的黑色修道服,但是那种无法隐藏的气质,使得不管谁都不会相信这家伙是那种只会祈福祷告的神父。

“我想,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吧?”

虽然并没有指名道姓,但不管是方宏还是不像神父的魔法师都明白他这话说给谁听的,方宏眨了一下眼睛,他看着神父那红色的长发,很是开心的笑了起来。

魔法侧,抱歉,方宏到现在连自己的魔法名都没有,也就是说,他从来没有正式在国际魔法师协会中注册自己的名字,应该说,他是一个不是魔法师的魔法师才对。

“我不明白。”

方宏摇了摇头,道理他懂,但是这些都是次要的。单凭这些说辞可没办法让方宏改变主意。

“就算你说的有道理,我相信一个没有身份的偷渡者也会带来很多非议,但这些都并不是最重要的东西。”

“现在最重要的是采取一切办法,保护她的性命才行,如果你真的要阻拦的话,那我们就不得不做过一场了。”

方宏和不像神父的魔法师交谈并没有隐瞒上条当麻,在帮银发少女涂抹上回春散并撕下自己的衬衫帮她包扎好以后,上条当麻这才有时间跟方宏说话。

“方宏君,你认识他?”

“不认识,第一次见面。”

“他是什么人?”

看得出来,茵蒂克丝大概是在别的地方被伤到的,她一路挣扎好不容易才逃到这里来,最后终于不支倒地。理论上她一路上应该到处都留下血迹的,只不过都被清扫用机器人给清洁得干净了,天知道一路上她流了多少血,若是普通人,估计早就因为失血而死了吧。

“一个十字教的魔法师而已。”

方宏虽然表面上没有把这个身材高大的黑袍魔法师放在眼里,但他其实早已经把手指放在了纳戒上,随时都可以取出炫纹法球直接攻击,只要强行破坏掉炫纹法球内部的基础法阵,直接引爆的伤害其实也并不低。

“魔法师?”

上条当麻重复了一遍这个名词。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