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酒店。

彭卫刚从总统套房里走出来,就接到了苏澜的电话。

“苏小姐?”彭卫站住脚步,“您找容少吗?我现在去让他接电话。”

不是他不愿跟苏小姐说话,实在是因为苏小姐跟容少现在处于最紧张的阶段,万一不小心说错什么,他可负不起那个责任。

他哪里知道,就刚才那一句话已经让苏澜抓到了关键。

苏澜尽量放软了语气,状似寻常地说道,“不用叫他了,我也是怕打扰到他才给打的电话。们现在没在一起吗?”

“我们……”彭卫看了眼面前紧闭的房门,心里纠结半天最后说道,“在、在一起呢,不过隔了点距离,容少还在忙……”

“那行,让他忙吧。”苏澜语气轻松,像是要挂断了,又突然问道,“哦,对了,们现在哪儿?”

“在……”彭卫紧张地咽了下口水,总觉得说出“酒店”这两个字来肯定会让苏小姐误会,又纠结了一会儿,才轻声回答,“在容少住的玫瑰公馆呢。”

说出这个答案,彭卫心里虚的不行。

生怕苏澜要求他开视频,或者说点儿别的。

一娜清甜蓝色妖姬

撒谎一时爽,戳穿火葬场啊!

彭卫心里敲着鼓,好在苏澜没再说别的,“哦”了一声又说道,“那们忙吧。”

听见这话,彭卫如蒙大赦地点了点头。

“哎!好嘞!苏小姐,您早点休息,我继续去忙了。”

说完,也不等苏澜回复,彭卫直接挂断电话,长长地松了口气,又抬手擦了擦额头上冒出来的冷汗。

转眼看向那扇紧闭的房门,彭卫摇了摇头。

也不知道容少要在里面待多久。

万一他跟席佳倩在里面不光被那帮伺机报复的人盯着,还被媒体的人偷拍到了怎么办?

当然,媒体偷拍是无所谓,就怕不留神被苏小姐知道了,对容少误会更深了怎么办?

眼下容少跟苏小姐可是好不容易才有和好的征兆啊……

***

医院。

苏澜放下手机,眸光变得有些讳莫。

彭卫说他们在玫瑰公馆,可他不知道,她在给他打电话之前,已经打了玫瑰公馆的座机,根本没人接。

彭卫为什么要骗她?

容臻又在忙什么?

就在苏澜胡思乱想的时候,远处突然响起“砰”的一声。

那声音,像极了昨天发生爆炸的响声。

苏澜浑身一凛,原本站在床边,因为双腿软了一瞬,撑不住地往后退了一步。

这一幕正好被推门进来的邹韶奇看到,一个箭步冲过来,扶住了她的肩膀。

“怎么了?不舒服怎么不在床上躺着?”

邹韶奇语气又心疼,又有点儿责备她不知爱惜自己。

不过,等她缓过劲来,他就自觉地松开了手,只伸着手臂,在她身后虚虚地护着,以防她再不小心摔了。

苏澜仍旧定定地看着窗外,语气不安地问道,“刚才有没有听到爆炸声?”

“爆炸声?”邹韶奇狐疑地重复了一遍,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猛然想起什么,告诉她,“那不是爆炸,是一群小年轻在放鞭炮。”

“是吗?”

苏澜神经紧绷,总觉得炸药的烟味已经弥漫到面前了。

看她这幅样子,邹韶奇就知道她是被昨天的爆炸吓出了后遗症,叹了口气,安慰道,“别害怕,我跟人打听了,往车上放炸药的人已经死了。”

“死了?”苏澜不可置信地看着他,“警局已经调查到是谁了吗?”

邹韶奇犹豫片刻,眸光低垂,低声说道,“听说是容臻查到的,刚找到那人,他住的地方就发生爆炸了。”

听他这么说,苏澜恍然大悟。

难怪昨晚容臻身上会有硝烟的气味……

危险就近在咫尺,自己竟然毫无察觉。

苏澜后背一阵发凉,看向邹韶奇,问道,“知道那人为什么要这么做吗?”

邹韶奇低落地摇摇头,“不知道,办理这起案子的人说是机密,除了昨晚发生的事,什么都不肯透露了。”

机密?

难道是牵扯到了容臻?

看她一副愁眉不展的表情,邹韶奇稍作犹豫,还是忍不住劝道,“这些事已经有警方在处理了,别想太多。”

昨天下午爆炸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她实在抽不出思绪,喃喃地说道,“我总觉得这件事跟容臻有关……”

那个男人,挂断电话以后就没了联系,究竟在忙什么?

会不会有危险?

胡思乱想只是浪费时间,苏澜根本等不及容臻主动来联系她,重新拿起手机,直接拨给了容臻。

没想到,号码拨出去很久都没人接通,最后是自动挂断的。

苏澜心里咯噔一声,还想再给他打一次。

就在这时,手机收到了容臻发来的短信,“还在忙,有事稍后说。”

虽然只是文字,苏澜却有种很陌生的感觉。

就像是别人拿着容臻手机回复的,她更加不安了。

拿着手机思忖良久,最后又拨给了彭卫。

这次倒是很快就接通了。

彭卫声色如常地叫她,“苏小姐。”

“们现在究竟在哪里?”

“我们……我们在容少的公馆啊。”

彭卫支支吾吾,好像被她问的慌了手脚。

见此情形,苏澜只觉得更加担忧,直接问道,“容臻在忙什么?”

“容少他……”

彭卫结结巴巴地什么都说不出来,他总不能说容少在酒店总统套房里忙着假装跟席佳倩过夜吧?

虽说是假装的,可万一苏小姐听错了重点怎么办?

就在彭卫急的满头是汗的时候,手机突然被人抽走。

他连忙转过身,看到拿走手机的人是容少,马上像见了救星似的狠狠松了口气,随后悄无声息地退到了一旁。

容臻拿着手机走到避开走廊窗户的位置,柔声道,“刚才有点儿要紧的事,没接上的电话,怎么就打给彭卫了?这么想我吗?”

听他安然无恙的,还有心情跟自己插科打诨,苏澜总算是放下心来,随后她又觉得自己这么着急忙慌上赶着担心人家的模样还真是跌份儿。

尤其是这男人一副压根不知道自己担心她的样子……

啧啧,真是让人生气。

苏澜冷笑一声,没说话,直接挂断了电话。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