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人在从树梢上下来的时候,便一直跟在自己的身后。

傅芊芊故意将自己的步子放慢,等着对方接近自己。

当傅芊芊走到一个拐弯处时,对方突然从前方迅速朝自己逼近。

傅芊芊的眸光倏冷,动作更快的抓住了对方要袭击自己的手。

在傅芊芊用力之前,对方着急的开口喊着:“啊啊啊,疼疼疼,芊芊,你快放开,是我啊,是我!”

熟悉的声音,令傅芊芊瞬间便松开了手。

然后,她看向眼前熟悉的脸。

是曾月月。

虽然她没用第六感,但是,她已经猜到对方是曾月月,攻击的时候便留了力道,否则,这么短的时间,她的拳头早就已经让曾月月受了重伤。

曾月月在傅芊芊松开了自己之后,高兴的朝傅芊芊扑了过来,一把抱住了她:“芊芊,真的是太好了,真的是你,刚才我在附近踩点,突然看到你的脸,我还以为我看错了,没想到,真的是你!”

傅芊芊皱眉:“踩点?”

惊觉自己说了什么,曾月月呵呵笑着。

性感与清纯的完美结合体

“是这样的,这附近不是有一家古董收藏馆嘛,你不知道,那个收藏馆的馆长突然在微博上给‘神偷’下战贴,他信誓旦旦的说什么,他们收藏馆的守卫森严,神偷是绝对进不去的,还说什么,如果神偷进去的话,绝对会让他有去无回。”

曾月月愤愤的说:“他这话,简直太让人生气了,我堂堂神偷的威名,哪能被一个小收藏馆的馆长给破坏了?”

傅芊芊:“……”

就因为人家给她下战贴,她就要去应战?

看着曾月月脸上的愤色,傅芊芊淡淡的瞥了她一眼。

“曾月月,我问你一件事!”傅芊芊突然正色的看着她问。

因为傅芊芊的表情突然严肃了,所以,曾月月的心里也下意识的紧张了起来。

“咳,你要说话就说话,突然这么严肃做什么?你……你要问就问呗!”曾月月有些心虚的缩了缩脑袋,不敢与傅芊芊的眼睛对视。

傅芊芊微皱眉:“你以后……要做一辈子的贼吗?”

曾月月的眼神微变,然后自嘲一笑:“芊芊,在你的眼里,我就是一个只会盗窃的贼吗?”

傅芊芊挑眉,没有回答曾月月的话,但是,傅芊芊脸上的表情,已经算是回答了曾月月的话。

曾月月缓缓的回答说:“我在找一个人。”

“找一个人?什么人?”

“你听说过黑色海棠吗?”

听到这个名字,傅芊芊的眸子微动。

“你说……胸口有黑色海棠刺青的杀手黑色海棠?”

曾月月点头:“对,就是她,外面的人只知她是一个杀手,但是……世人却不知道,她也是一个江洋大盗。”

傅芊芊疑惑的看着曾月月,等着曾月月继续说下去。

“黑色海棠她有怪癖,在她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之后,还会杀掉拥有这样东西的主人,因为主人的死亡,比东西的丢失更令人瞩目,所以,外界的人听闻到消息之后,只关注死掉的人,而忽略主人手上丢失的东西,所以,外人便只知道,黑色海棠是个杀手,其实,黑色海棠杀人只是其次,她只是想获得宝物。”

说到接下来的事时,曾月月的双手握紧。

“四年前,我的爷爷便因为手上拥有绝版的唐朝王羲之真迹,黑色海棠便上门来盗取,我亲眼看到黑色海棠在拿在了我爷爷的字画之后,将前来抢字画的爷爷杀死。”曾月月的身体微微颤抖:“当时,她用滴着我爷爷血的刀子,指着我的鼻子对我说:恨吗?想报仇吗?那就先有能力与我匹敌,我等着你。”

“我想为我爷爷报仇,所以,自那之后,有幽冥会的人来找我,我便加入了幽冥会,这些年,我为了寻找她的踪迹,将她曾经觊觎的宝物全部偷了,就是想引她出来,我相信,没有任何一个江洋大盗会忍受他人将自己看上的东西,从她的眼皮子底下偷走。”

说到这里,曾月月脸上的愤色渐重:“可是,这几年来,她的行踪却像是绝迹了似的,再也不曾出现过,但是,我相信,如果我不停的这样偷盗下去,她一定会再一次重新出现的!”

待说完之后,曾月月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看着傅芊芊。

“这些年,我是第一次将这件事告诉给别人,说出来之后,心里还真是舒坦。”

傅芊芊微眯眼:“所以,你一直以来偷盗,都只是为了引黑色海棠出来?”

曾月月点头:“我相信,不久的将来,她一定会出现的!”

傅芊芊的脸上露出了难以言喻的表情。

“恐怕……”傅芊芊一字一顿:“你以后再也不可能看到她了。”

曾月月有些激动的看着傅芊芊:“不可能的,只要她还活在这个世上,早晚还是会出来的。”

傅芊芊若有所思,末了还是缓缓开口:“我想……你应当已经知道了我生前的身份!”

曾月月看了看傅芊芊,然后点了点头:“我之前去孤儿院那边找你,听裴先生他们说了。”

傅芊芊沉吟了一下。

“三年前的时候,我带着黑鹰突击队的人去东海旁的一个海湾执行任务,当时,东海海湾那边的一个古董店突然发生了爆炸事故,因为事故现场离我执行任务的地方很近,所以,我便带着人去现场救援,当时,从古董店里救出的一个女人,便是胸口有黑色海棠刺青的女人。”

“后来,经过古董店老板以及曾被黑色海棠刺杀过的受害者家人辨认,那个女人确实就是黑色海棠,她自己也亲口承认自己是黑色海棠。”

曾月月听到这件事,激动的拉住了傅芊芊的手:“真的吗?你真的见到黑色海棠了?她现在人在哪里?”

傅芊芊看着曾月月激动的脸,淡淡说道:“你也知道,因为是爆炸现场,而且,爆炸的爆炸源离黑色海棠的距离非常近,我们发现她的时候,她的伤势已经非常严重,基于人道主义,我们当时还是送了她去医院。”

“但是,她在被送去医院的途中,就已经没有呼吸了,她……已经死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裴太太,你已婚!》,“ ”看,聊人生,寻知己~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