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东升,天地间一片银白。

快晚春了。

空气中弥漫着微微的燥热,以及淡淡的青草香味,灯火辉煌的庭院里,奴仆往来丫鬟奔走,尽是人间繁华。

徐妙锦坐在院子里,却觉孤单。

夫君已在诏狱数日,尚无好好戏,今日又听在尚宝司任职的二兄徐膺绪说,以驸马王宁为首,十多位朝堂武将上章折送递乾清宫,要求三殿下朱高燧严查伪造国书一事,若是当真,则定罪,以儆效尤,若是等陛下回复在审问,安南的使臣到大明一看,发现是封假国书,则大明颜面无存。

朱高燧见状,只好假惺惺的说,既然大家都认为此事应急,我也不能置国家利益于不顾,纵是父皇责骂,也要肃清恶行。

遂大笔一挥,决意明日在大庆殿亲自审问,若是罪证确凿,将按律法处置。

徐妙锦像无头的苍蝇。

只好去求长姐。

徐皇后也是无奈,她虽然是后宫之主,但后宫不可干政,何况是涉及到邦国的国家大事,她纵然想救兄弟徐辉祖和妹夫黄昏,也有心无力。

徐妙锦没办法了。

她相信黄昏,可已经到了这个关键时刻,也不知道夫君究竟落了什么子,这一次不像三司会审,找个张定边出来就能解决。

风雪俏佳人

按照二兄的分析,谁也救不了,陛下也不行。

绯春轻轻过来,给徐妙锦披了层轻纱,柔声说,小姐,那个叫黎利的安南人近期总是早出夜归,让人去盯了下,发现他一直在走访我们家时代商行的店铺,又去找了很多购买了我们商品的人询问,也不知道他在弄什么。

徐妙锦没甚情绪,“随他去罢,估计是想和姑爷合作吧。”

又问道:“西院那边如何?”

绯春说娑秋娜她们归来之后,很是安宁,除了娑秋娜,其他女子都在养伤,倒是乌尔莎经常逛出西院,还找我说过话,可是我真不懂西域言语,乌尔莎也不懂我们大明官话。

犹豫了下,还是道:“我觉得乌尔莎似乎是在询问姑爷的事情,她好像很关心姑爷,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不对劲啊。”

说这话的时候,绯春的语气有点酸。

只是她自己没察觉而已。

徐妙锦嗯了声,乌尔莎确实有点怪,从安南归来后,几乎不敢正视自己,甚至于有时候发现她看娑秋娜时,情绪也很复杂。

大概、或许、可能,发生了什么事吧。

徐妙锦一声长叹。

不重要了。

她只想夫君好好的从诏狱归来,其他任何事情都不再是事。

西院。

娑秋娜在灯下看书,其他女子叽叽喳喳说着,娑秋娜不经意间抬头,发现乌尔莎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以手撑着脸,望着月亮痴痴发呆,不知道在想什么。

起身,出门,来到乌尔莎身边坐下,笑道:“思春了?”

乌尔莎悚然惊醒。

神色有些慌乱。

娑秋娜心中暗暗奇怪,从安南归来后,乌尔莎确实变得有点奇怪了,总感觉她心不在焉,似乎在担心什么事。

正欲和她谈心,却见乌尔莎倏然蹿了出去,寒光一闪,黑暗中倏然响起声音,“手下留情,我是来给你们女主人送礼的。”

标准的西域话。

片刻之后,一位穿着黑衣的男子出现,神情淡然,丝毫没因为在地狱门口走了一遭而慌乱,来到娑秋娜面前,“想送个大礼给你,不知道你敢不敢收。”

娑秋娜哦了一声,“说说看。”

黑衣男子笑道:“明日奉天殿会公开审问黄指挥出使安南伪造国书之事,可有人觉得不够保险,怕出意外,导致这件事也无法除去他们的心头大患,所以想请你出面。”

娑秋娜讶然,“让我背叛大官人?”

黑衣男子摇头,“你和他并无任何关系,何来的背叛之说,只是请你站出来仗义执言,为大明铲除一个蔑视天子,无视法理的祸国臣子而已。”

娑秋娜略一思索,“我有什么好处,又需要我怎么做?”

黑衣男人大喜,“如果你同意,让我前来的那位爷,他愿意帮助你成为大明后宫之主,而不仅仅只是一个普通妃子。”

娑秋娜笑了,“他知道我会被召入紫禁城为妃?”

黑衣男人点头,直接不给娑秋娜留一点面子,“这是明显的事情,要不然我大明陛下为何会将你救回来,一个被帖木儿追杀的西域望族,根本没有任何价值,所以陛下看重的,自然是你那身为西域神女的绝世姿色。”

娑秋娜若有所思,“假若我不配合呢?”

黑衣男人想了想,“后果怎样我不好说,但我相信,那位爷有的是办法,让你这个无法在西域立足的人,更无法在大明苟活。”

娑秋娜笑意盈盈,“所以,你是代替你的主子来威胁我?”

他态度很强势啊。

黑衣男人呵呵一笑,“谈不上威胁,合作共赢罢了,而且那位爷说过,一旦铲除掉黄昏,你和他有了第一次合作,那么接下来就可以继续合作。”

娑秋娜眼睛一亮,“是哪位殿下?”

黑衣男人哈哈一笑,“也可能不是殿下,是某位国公,又或者是某位大权在握的人呢,为何会让你觉得这一定是某位殿下的意思?”

娑秋娜沉吟半晌,“需要我怎么做?”

黑衣男人转身,从乌尔莎身边走入黑暗之中,声音随风飘来,“到时候你自然知道该怎么做,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不配合,不过那样一来,你们都得死,作为女人,作为一个很美的女人,你大概会生不如死。”

说完消失。

娑秋娜蹙眉,问乌尔莎,“身手如何?”

乌尔莎不屑一顾,“随手可杀。”

娑秋娜想了想,“这事我需要仔细而认真的考虑,目前看来,咱们这位大官人恐怕是真的自身难保,毕竟伪造国书,可是灭族大罪。”

乌尔莎欲言又止。

娑秋娜转身,回屋,“乌尔莎,去盯一下,看那个人回哪里了。”

乌尔莎茫然。

娑秋娜笑眯眯的,“总不能让人觉得我们这群无家可归之人好欺负,要不然以后我们还能在大明立足?你只管放手去跟踪就是,无论如何都不影响大局。”

又道:“算盘很美好,可惜了,那个人并不了解我,根本不知道我想要什么。”

恐怕也不了解他那位父皇。

真是可怜。

而且很蠢!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