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傅芊芊疑惑的看着裴烨。

“送给你的,喜欢吗?”裴烨微笑的看着傅芊芊问。

傅芊芊伸手将盒子里的东西拿了出来。

把东西拿出来后,傅芊芊的手指又摸了摸自己颈间的吊坠,然后皱眉看着裴烨。

“可是,你之有已经送给我过一条吊坠了,现在这个跟之前的一模一样!”

哪有送别人礼物送一模一样东西的?

裴烨摇了摇头:“我怎么可能会送你一模一样的东西呢?你试试看就知道了。”

裴烨的下巴朝傅芊芊努了努,示意傅芊芊把项链打开项链的机关。

就在傅芊芊按下项链中的开关之后,傅芊芊发现,整个项链的链子,突然将项链包裹了起来,形状变成了一个小型手枪。

看着手里的手枪,傅芊芊更加惊讶了。

没想到,新的项链,居然会变成手枪。

裴烨的手覆在傅芊芊的手背上,握住了傅芊芊的手,然后打开车窗,将傅芊芊手中的枪口对向了窗外,轻轻打开保险,然后,扣下扳机。

巧媚施笑朔青春美艳时

轻轻的‘biu’的一声,傅芊芊看到一颗微小的子弹射了出去。

此时,他们的车子正好驶在了无人的街道上,裴烨拿傅芊芊手所射击的方向,便是路旁的一棵两人合抱的大树。

随着子弹射中了那棵大树,被射中的地方仿若被爆破了般被钻出了一个直径五十公分的洞来。

一个成年人,可以轻松的从那个洞钻过去。

看到这一幕,傅芊芊的眼中露出了一丝惊喜来,她眼睛发亮的看向身侧的裴烨。

裴烨的手并没有从傅芊芊的手背上收回来,而是保持这样亲密的肌肤接触,缓缓开口为傅芊芊介绍:“新的链子,我改进了一下,除了保留之前的麻醉和匕首功能之外,它还可以作为一把小型手枪使用,你现在身份不一样了,将来可能会遇到极端分子,有了这把枪,关键时刻可以用来防身和保命。”

“别看这枪的体型小,但是,它的有效射程是五百米,关键时刻还可以当作狙击枪来使用,而且,子弹中装有高能量炸药,射击出去之后,会产生爆破效果,因为子弹特别小,这把枪里面可以装二十枚子弹,因为这枪今天早上才刚刚检测完成,子弹我在命人制造,以后我会再将补充的子弹交给你。”

比起之前裴烨送给自己的那个项链,很明显,眼前这个项链更好。

裴烨动手将傅芊芊颈间的那个链子取下来,又将傅芊芊手里的手枪按下机关,恢复成项链的模样,将它戴在了傅芊芊的颈间。

趁着动作撤回的当儿,裴烨在傅芊芊的嘴角轻啄了一下,引得傅芊芊瞪了他一眼。

裴烨脸皮厚的对着傅芊芊笑道:“之前的项链是订情信物,这个……就是我送你的新婚礼物!”

傅芊芊突然发觉裴烨的话里透着陷阱。

但是,傅芊芊并没有揭穿裴烨,反正,她也已经习惯裴烨的厚脸皮了,而且,他们两个确实已经是合法夫妻,虽然,刚开始并不是她情愿的。

傅芊芊沉吟了一下之后。

“这个东西是不错,批量生产,到时候,给黑鹰突击队的队员人手一个,也不错!”

裴烨:“……”

批量生产,还黑鹰突击队的队员人手一个?

要知道,制作这个项链所用的全部都是最新最贵的纳米材料,制作的工序更是繁复,而且,这个枪中的子弹是特制的,每一颗子弹都老贵了,给傅芊芊那是因为傅芊芊是他老婆,可是,黑鹰突击队的话……

黑鹰突击队的队员要给的话,也不是不可能,不过,那就需要他跟军方来谈合作了,而且,给军方的人,也不可能跟给傅芊芊的东西一模一样,钥匙吊坠形状可是他跟傅芊芊缘分的开始,可不能重复了的。

当然了,送给傅芊芊的礼物,并非是只有傅芊芊有,他这里也有一个一模一样的。

既然是新婚之物,当然要成双成对的。

总归一句话,傅芊芊对裴烨给她的礼物,她是非常喜欢的。

因为傅芊芊的心里高兴了,顺便也关心了一下裴烨。

“你今天要接见的贵客,是什么样的人?”

难得傅芊芊关心他,裴烨马上笑道:“是w国派来的特使,主要是谈论w国与裴氏集团最新合作项目的。”

傅芊芊微皱眉。

“裴氏集团与w国有合作?”

“对!”裴烨说:“裴氏集团做的是最顶端的高科技产品,裴氏集团与很多国家都有合作。”

傅芊芊点头:“原来是这样。”

裴烨又说:“这位特使之后还会对z国进行国事访问。”

傅芊芊:“w国一向会派可瑞斯来z国,这次的特使,还是可瑞斯?”

“不是!”裴烨摇头:“新来的特使暂时还不清楚是什么人,不过,我得到一个消息,新来的特使会是一名年轻女性,而且,她还有着一张东方脸孔!”

年轻女性,东方脸孔。

听到这两个词,傅芊芊下意识的眉头蹙紧。

不期然的,她的心里生起了一股奇怪的感觉,总感觉,这个新的特使来了z国之后,可能会发生什么事。

她想试着通过裴烨看看那个特使是长什么样子,但是,她的第六感对裴烨并没有半点作用,她便作罢了。

见傅芊芊对着自己皱起眉头,裴烨以为傅芊芊是介意对方是一名年轻女性,他立刻对傅芊芊表示:“芊芊,你可以放心,我现在已经是已婚男人。”

傅芊芊瞥了裴烨一眼。

好好的说话,突然提到‘已婚’做什么?

裴烨的话锋一转:“芊芊,我们两个现在已经结婚了,你也应当明白,结婚代表什么意思,结婚呢……就说明男女双方已经在自愿的基础上,依照法律规定的条件和程序确立了双方的配偶关系,结婚后,自然要承担由此产生的权利、义务及责任。”

瞥到了傅芊芊睨过来的质疑他话中‘自愿’两个字的目光,裴烨轻咳了一声,继续说。

“总归,我们两个现在已经是合法的夫妻关系,任何精神出轨的行为,都是藐视法律法纪的行为。”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裴太太,你已婚!》,“热度网文 或者 ”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