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落在洞前,一眼便看到了洞里的一具骸骨,吓得她向后一退,险些栽倒。

“这……”花心白着脸,很快便恢复如常了。

她毕竟已经是久经沙场的老手了,只是下意识地害怕,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

不就是一具寻常的白骨嘛,并没有什么好怕的。

“这定是在此修炼的人。”蔺公环顾四周,笃定道。

这个山洞非常浅,但好在足够他们在此容身避雨。

花心点头,走进洞里,蹲下身检查白骨有没有什么异常。

看了半天,蔺公也凑上来,南吟泓则背过身站在崖壁边,俯看这颇为壮丽的景观。

“此人年纪应在八十岁左右,骨头上没有什么裂痕,看起来应该是病死的。”花心盯着骸骨看了又看,推理道。

南吟泓好奇地回过头来,“阿心竟会验尸?”

“这都是常识把,看骨关节磨损程度还是蛮严重的,想必年纪偏大。”举起小腿骨,花心向着南吟泓说道。

南吟泓苦笑,别人的妻子可都是温柔体贴,即便是不温柔体贴,也不至于像花心这样,先是杀了几百个山贼,而后又毫无顾忌地举着人家的骸骨高谈阔论,这真是奇女子无疑了。

清纯美女傅颖--貌美如花

看看花心,再看看南吟泓,蔺公忍不住笑道,“我们实在不必为此耗费心神,等一会儿将尸骨埋了吧,也不枉相遇一场。”

“咦,这是什么?”花心见有一个黄色的布绢,顺手揪起来,却看到上面密密麻麻地写着字。

南吟泓蹙眉,盯着花心手中的布绢看了好一会儿,她惊呼道,“这是一本秘籍。”

哇塞,秘籍诶,该不会是像九阴真经啊,那种的武功秘籍吧?

“此乃般若心经,上面的文字是梵文。”南吟泓接过花心手里的布绢,仔细研究起来。

梵文?那也就是藏族的文字了?

花心惊讶不已地看向南吟泓,“你竟然看得懂梵文?”

“陛下是皇子,从小便要学习各种语言,自然能认识。”蔺公一点儿也不惊讶。

好奇地看着布绢,花心问道,“这是写的什么啊?般若心经?可以练武功吗?是内功还是拳法?”

“是佛经。”南吟泓淡淡地应道,“与武功无关。”

好吧。

花心和蔺公都是索然无味地吧咂吧咂嘴,可南吟泓却看得津津有味,他一边看,一边说道,“这般若心经失传多年,即便是京城的广业寺也没有,却不想在此地见到。”

没想到啊,南吟泓竟然还信佛?

“喂,你这也太迷信了吧?”花心忍不住吐槽道。

南吟泓将布绢收到怀里,“既然你们看不懂,那这布绢我便拿着,等回京后,交还广业寺,让他们研究。”

“你,真的是居士?”花心狐疑地看向南吟泓,问道。

南吟泓轻笑着摇头,走到花心身边,抬手摸了摸花心的脑袋,“我怎么会是居士,只是我们大霆百姓挺相信这个。”

“原来如此。”花心恍然大悟。

在这封建制的古代,统治者往往就是靠着这些腐朽落后的迷信思想来统治百姓,迷惑百姓,让百姓对他们马首是瞻。

欲言又止,花心靠在石洞的岩壁上坐下,若有所思。

南吟泓不解地问道,“何也?”

“没什么,我只是在想,这个社会自有其发展规律,我虽是一个意外,却也不能改变历史。”花心还是将自己心里的失落说了出来。

没有人能够改变历史,既然历史规律是如此,那她就无权干涉。

想来想去,花心抿唇轻笑道,“这样挺好的。”

南吟泓和蔺公并没有听明白花心话里的意思,可见花心情绪不高,也就没有再吻下去。

外面淅淅沥沥地下起了雨,花心庆幸道,“还好我们可以在此避雨。”

“我去捡柴火,”蔺公快步走到崖壁边,脚步一顿,回头看向南吟泓和花心,“你们若是办什么事,赶紧办。”

办事?什么事?

“你快去吧。”南吟泓轻笑一声,打发蔺公走。

花心这才反应过来,她刷地脸红过耳,恨不得将头埋进衣服里才好。

蔺公走了,南吟泓则慢慢地向着花心靠近,花心屏着呼吸,心跳如鼓。

“阿心因何如此紧张?”南吟泓看着花心一副僵硬的神色,失笑道。

咬着唇瓣,花心仰起脸,此时她原本白皙的小脸已经很红了一片了。

南吟泓坐到了花心的身边,翘起唇角,坏笑着问道,“阿心是想要吗?”

“没,没有。”花心屏着呼吸,她想要离南吟泓远一些,可此刻竟是双腿发软,一步也挪不开了。

南吟泓伸手将花心揽进怀里,指节穿梭在花心的长发中,温柔地道,“你在我怀里休息一会儿吧,等蔺公来了,又是一阵聒噪。”

花心见南吟泓没有那个意思,松了一口气,当下放心地闭上眼睛,乖乖地睡觉。

走了一天也真够累的,没过多久,南吟泓的怀里便传来花心的轻鼾。

低头看着花心的眉眼,南吟泓的眉心越蹙越紧,好半晌,他轻叹一声,自言自语道,“你受苦了。”

历朝历代的皇后都是在皇宫里享受荣华富贵,可他这个皇帝,却只能让花心整日劳累,这是他无用吧。

定定地看着花心的睡颜,见她勾唇浅笑,忍不住轻笑一声,“不知是做了什么好梦,竟能在这种地方睡得如此香甜。”

回想起方才花心举着别人尸骨的胆大模样,南吟泓头一低,便在花心的额头上轻轻印上一吻,他长长地呼出一口浊气,便靠在岩壁上,闭眼小憩。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的天色彻底暗下来,蔺公抱着一堆柴火归来。

在洞里生起来火堆,这时候花心也睡醒了。

“我老头子见一路上你们没什么机会,好不容易给你们腾了地儿,你们倒好,趁我不在自己休息了。”蔺公将柴火往火堆上放,嘴里不停念叨着。

花心和南吟泓相视一笑,都没有说话。

其实,即便是南吟泓想要,她也不打算同意在这个地方跟他欢愉的,当然,南吟泓很识趣,并没有提出那样的要求。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

标签: